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高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6|回复: 0

[散文天地] 小村旧景

[复制链接]

95

主题

579

帖子

250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508
发表于 2017-10-8 06:47: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时候,天很蓝,水很清,炊烟袅袅,雨后彩虹。我喜欢追逐蜻蜓,在稻花香里撒野,在桃园架起篝火。

     一棵高大的榉树上老鸦做窠,叽叽喳喳每天清晨唤醒沉睡的村庄。学堂里书声朗朗,墙角排放着“高脚马”,老师双膝和屁股打着补丁,用纯正的高淳话上课。

     “泥鳅”大我六岁,竟与我同桌,没有书包和笔盒,成绩不咋好。每天放学回家,刈一奅篮牛草,或在田埂边屙一泡屎。我们坌地里的山芋吃,在田野中对草,在池塘中洗澡。累了,躺地上看夕阳西坠。

     我家的大黄狗经常饱餐饿顿,在村里没闻到腥味,跑到“冥家山”衔来小孩的破衣服,不停地撕扯。小伙伴一大群,围着大黄狗说:这衣服是谁家私伢囝身上的。大人们便骂“棉籽鬼”,并且是放牛摊上“棉籽鬼”。而大黄狗是孤独的,没有玩伴,被鸡鸣淹没了声音。

     村头有一块稻场,石碌碾压过很平整,光滑像一块镜子,照见麻雀来鹐食。晒稻的老人穿一件蓝印大围裙,光着上膀,拿着竹竿,一条毛巾搭在肩头。他是旧时的人,有一手漂亮的小楷毛笔字,擅长给人家写札幌书信,重复翻看一本批儒赞法的书籍,默声默孓吝啬言语。

     我用枝桠在地上写字,一笔一划很认真,偶有画一个雀鸟在天上飞,或一只风筝飘在远处,和一头牛在吃草。真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唯想让老师表扬一回。我的书法全班第一,我的数学倒数第一。

      有人扒在农车上“数双”,好喉美声,传出很远。车水流龙,沁在脚底,欢快涉过田头。老牛泡在水里不愿上岸,一个猛子扎下去,吐出水花染红西边云彩。有人持手电筒捉黄鳝,野冢坟茔头有粼火闪烁。

      秋去冬至,黄色背景又变幻成绿色,小麦、油菜拔节,好像是妇人在哭泣。而村庄灰暗,迎接雪姑娘回归,苦涩在风中摇曳。

     母亲拎着火钵出门,弯曲的背影和土墙一样低矮,转弯抹角走千家、闯百巷。火钵里放一把蚕豆,听到噼啪声又闻着烟火香,知蚕豆烤熟,放嘴里嚼碎吞下肚。

     四个老太围坐一起打“交瓜”纸牌,争得面红耳赤。平时大嫂大姐的亲热,赌博场上翻脸不认人。还好,女人动嘴不动手,又拉呱家常来。

     杨家佬去年死了老伴,寡屌汉“南宁”时常来骚扰。两个儿子不让野汉进门,南宁就学猫叫,杨家佬蹑手蹑脚走出来。没有皮带,解开裤子很方便。两个就在草堆傍野苟,回归原始本能。

    月色很美,朦朦胧胧看女人很美。蛐蛐唱着歌儿,女人的屁股潮湿,男人的欲火强烈。

     母亲借着微弱灯火纺棉纱,人影返衬在土坯樘子上,让人迷迷糊糊打瞌睡。堂前没有香几,一炷香插在门旮旯的砖上,信念和希望渺无。八仙桌祖传下来,已经青黛色,榫卯严细密缝。

     这时候巡更的人走到了窗户外,脚步安稳轻松。村子很静,静得没有意义。月亮无精打采隐身去,池塘中的鱼睡着了。

    而我做了一个恶梦,梦见自己从狭谷摔下,大声喊出“姆妈”来。姆妈抱着我:

     “伢囝,别怕!你是男子汉。”



上一篇:你知道考驾照新规已经实施了,10月起考试将有以下改动
下一篇:打“鬼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271320029|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新高淳 ( 苏ICP备14056486 )     

GMT+8, 2017-10-17 06:06 , Processed in 1.421893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新高淳网 V 0.6

© 2013-2014 高淳地方文化研究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本站为网友交流平台,网站中您所看到的所有内容均为用户发表,不能代表 新高淳 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