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高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496|回复: 2

和孩子一起读书

[复制链接]

25

主题

191

帖子

91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916
发表于 2018-11-15 10: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教育的乌托邦
——读《窗边的小豆豆》

读完《窗边的小豆豆》的那个晚上,我回到家,问起孩子昨天的数学测试成绩。他照例吱吱唔唔,又强调说比上次有了一些进步。孩子上小学了,身上的毛病很多:上课注意力不集中、不肯用功,简直就是一个问题孩子。但这一次我并没有发脾气,只是温和地鼓励他继续努力。我对他说,爸爸今天也读完了《窗边的小豆豆》,书中的小林校长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窗边的小豆豆》是日本女作家黑柳彻子的一部自传体式作品,以女性特有的细腻笔法,记述了作者在巴学园度过的小学经历。从一个因顽皮成性而被迫转学的“小豆豆”转变成一个活泼、开朗、自立的快乐女孩,正是在巴学园的成长体验,成为作者一生宝贵的精神财富,也为她以后的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巴学园,可以说是孩子们的伊甸园。
如何想像,学校的大门竟只是两棵活的树,教室只是废旧的电车?一切简朴又自然。小学6个年级的学生总共50多人,小豆豆所在的班只有9个人,为因材施教奠定了良好的前提。在巴学园,孩子们每天可以自由选择座位,从最喜欢的科目开始一天的学习。上午如果课程完毕,孩子们可以去散步、爬树、做游戏等等,做自己喜欢的事。不时组织露营、野炊、温泉旅行等活动,开阔孩子们的眼界,增强他们的动手能力。
仿佛看见一群天真烂漫的孩子,他们的脸上总是绽放着动人的微笑,在巴学园里快乐地奔跑,大声地叫喊。清亮的鸟哨声不时回旋在睛空,废旧的电车似乎也在缓缓地摇动身躯。这样的巴学园,孩子们无法不从内心加以热爱,即便被大人们强迫离开,也割舍不了那一种深恋的情怀。
而小林校长,自然是巴学园的精魂所在。
作为教育家的小林先生,他的身上,洋溢着一种圣徒般的光辉。他总是说:“小豆豆,你真是一个好孩子!”我相信,这句话温暖了作者的一生。他的教育理念是:每个孩子身上都有优良的品质,要发现这些品质并加以发扬光大。
因此,对每个孩子个性的尊重自然成为小林先生的必循之道。他可以专注地听小豆豆讲四个小时的话,随即答应了小豆豆的入学申请。小豆豆买了所谓的“健康树皮”,他不予以点破和嘲笑,只是为了让小豆豆感到开心和保持爱心。小豆豆因寻找钱包掏便池时,他并没有阻止,只是要求把掏出来的东西回归原位。诸如此类事例,无不体现出一个教育者的良苦用心。
悲悯情怀是人类特有的精神之花,小林先生对身体有缺陷孩子的小心呵护尤其让人感怀。为了消除他们的“劣等意识”,在巴学园,孩子们可以不穿泳衣游泳。他对班主任老师严厉批评,只因其和一位永远长不高的孩子开了一句“有没有尾巴”的玩笑。又特意在运动会上设计专门有利于这些孩子的项目,以增强其自豪感。我想,在小林先生心中,每一位孩子都是独特的存在,都是美丽的存在吧。如果可以套用艾青的诗,是否可为“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孩子们爱得深沉……”呢?
由小林先生的教育实践,我不禁想起“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教育家陶行知先生。陶先生开平民教育之先河,其“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三大主张和小林先生有许多相似之处。真正的教育家,心灵必然纯净,视野必然开阔,他们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孩童。
但即便在当时,巴学园也是一种异类的存在,更像是一个童话故事。呀,用蔬菜当运动会的奖品?咦,让没有执教资格的农夫做老师教孩子们种庄稼?面对种种质疑和议论,没有强大的精神力量与信仰是支撑不下去的。我仿佛看见一位老者的踽踽而行,他的身后,是一群快乐的吱吱喳喳的孩子,他们来自巴学园,他们说巴学园是个好学校。
巴学园已毁于战火,但我的眼前总不时浮现出小豆豆帮助泰明爬树的情节,泰明患有小儿麻痹症。这个情节里有一种温暖的东西。晚上孩子上床后,我对他说:“你也是个好孩子!”他有些害羞地笑了。
       

成长的真实
——读《夏洛的网》
用了一天的时间,断断续续地读完美国作家E.B.怀特的童话《夏洛的网》。晚上,我问孩子:蜘蛛夏洛织过哪些字?他脱口而出:王牌猪!答案虽不完整,但这三个字应是孩子对小猪威尔伯最深刻的印象了。
故事是这样的:在一座农场的谷仓里,小猪威尔伯和蜘蛛夏洛成为挚友。为让威尔伯免遭人类的杀戮,夏洛不断地用自己的丝在猪栏上织出被人类视为奇迹的文字。威尔伯的命运由此改变,拥有了一个安享天命的未来。在夏洛死后,威尔伯尽全力保证了夏洛孩子们的顺利出生,并和它们建立起新的友谊。全书译笔(任溶溶版)虽不甚流畅,但贵在描写细致入微,因此拥有一种打动人心的力量。
《夏洛的网》,揭示了一种成长的真实。
小猪威尔伯并不是一只特立独行的猪。一桶美味的泔脚,就让它放弃了自由的生活,它的说辞是:独自一个去闯世界实在还太小!生命的延续是它生活中最大的目标,面对死亡的恐惧,它只能发出绝望的尖叫,不断地向夏洛寻求拯救之道。为了和夏洛的网上所织出的文字说法相符,它付出了不懈努力,不时练习跳高和半转身后空翻。威尔伯又是谦卑的,夏洛的网说它是王牌猪,说它了不起,说它光彩照人,都会让它脸红。当它得知自己在集市的赛猪大赛中赢得特别奖时,竟激动地晕了过去。
一只欲望如此简单明了的猪,一只生活得如此卑微的猪,自有它生命的温度。小人物的悲欢,充盈了一个世界的完整。
真挚的友情是童话中一个永恒的主题。对于小猪威尔伯来说,蜘蛛夏洛简直就是一个救世主:只有夏洛,愿意成为和威尔伯一起玩耍的朋友。在威尔伯生命受到威胁时,夏洛为想出对策彻夜不眠。即便在产卵最虚弱的时候,为使威尔伯在比赛中获得名次,夏洛依然坚持为威尔伯织字。这种情谊,无法不让威尔伯投桃报李。夏洛濒临死亡时,威尔伯以付出食物优先权的代价,带走了卵袋,给了夏洛最温暖的慰藉。
其实,老鼠坦普尔顿也做过许多善事:无意中救过夏洛的命,不停地给夏洛和威尔伯找字,从天花板下取下夏洛的卵袋……但正如它自己所埋怨的:“我帮了这么多忙……一句好话也没有,只有毁谤、讥讽和冷言冷语。”这种落差的造成,或许只能从行为的目的性中加以寻找。老鼠做事无利而不往,它不同于夏洛的价值观:通过帮助威尔伯,可以提升它生命的价值。
如果我相信高尚,我会选择夏洛,友谊是生命中甜美的杲酱,是王子猷雪夜访戴的洒脱;如果我相信世俗,我会选择坦普尔顿,友谊是利益的交换,是你不来我不往的僵硬。
《夏洛的网》中还有一条关于人类成长的隐线。小猪威尔伯是一只落脚猪,之所以一开始没被杀掉,是因为小女孩弗恩对它的喜爱。她用牛奶喂养小猪,不时一起散步。当小猪被送到农场后,几乎每个下午,她会坐在挤奶凳上,陪着小猪。在这些温情的叙述中,可以显现人类初期的自然品性。年岁渐长,弗恩的兴趣发生了转移,她所关注的变成了费里斯转轮和一起玩耍的小男孩。弗恩的这种裂变正是人类成长过程中的真实记录:她和小猪终于成了平行的两条线,两者之间注定了分离。
夏洛对人类的评价并不高。他认为人是阿木林,是傻瓜,容易上当受骗。他的评价得到了印证:对于夏洛的网上织的字,人们始终认为是一种神迹,从没想到夏洛有这种能力。人们也认为:动物是不可能说话的。即便会讲话,人类也听不懂。正是通过这种隐喻式的表现,作者也对人类的傲慢与偏见进行了讽刺。
  成长的真实中必然伴有隐痛,孩子们,你们准备好了吗?

一只蟋蟀意象下的乡愁
——读《时代广场的蟋蟀》

已是深秋。这样的季节,适宜读《时代广场的蟋蟀》。
一只一直生活在康涅狄格州乡下草原的蟋蟀柴斯特,意外地来到了纽约时代广场的地铁车站。它被开报摊的小男孩玛利殴收留,并认识了精明义气的塔克老鼠和温柔敦厚的亨利猫。
柴斯特祸事不断。先是误吃了一张两元钞票,幸亏塔克老鼠倾囊相助;后在举行晚宴时,大意中引起报摊火灾,让玛利殴一家遭受灭顶之灾,幸而演奏了一曲意大利民歌才得以被继续收留。柴斯特的音乐天赋被发现和充分挖掘,它成为纽约市最有名的音乐家。但柴斯特并不快乐,它失去了自在有趣的生活。当秋天的第一片落叶飘下,它举行了告别演出,又为玛利殴举办了一场独奏会后,在塔克老鼠和亨利猫的伴送下,悄悄地离开了时代广场,回到了日思夜想的家园—康涅狄格州草原。
   康涅狄格州草原,仿佛一切都没变:新鲜的空气、成熟的南瓜、玉米,轻烟慵懒地消散在高远的天空。柳树的颜色变得沉郁,小溪的流水声也收敛了一些。土拨鼠、雉鸡、兔子们都跑出来欢迎柴斯特,请求它来上一曲。柴斯特当然不能拒绝,当美妙的乐音如流水般溢出,夜空的那颗星星变得更大更亮。
我总是偏执地想象柴斯特回到草原后的以上情形,总是不断地思考:面包、糖果、腊肠这些美味为何敌不过树叶的清香,王宫一样的蟋蟀笼子为何比不上一个简陋的树桩。还有,功成名就却激流勇退的柴斯特如何面对从高处落下的失落?
或许,我们可以说,柴斯特是一个自然主义者,乡村与城市在它的心里还是对立的两个概念。乡村代表着自然、安宁与满足,城市代表着文化、大群与激情。就本质而言,柴斯特终究只是一只乡下的蟋蟀,只有在故园,它才能有真正的宁静与快乐。无论身在何处,只要它“闻到树木的气息,感觉到那种空气”,它就能找到家园。这是一种炽热的、让人心动的情愫。
还有冯赛。
冯赛是作品中居住在唐人街的一位中国老人,可能是一位没落的贵族。他的饮食起居,保留了众多典型的中国古典元素。烟斗、长衫、彩绘瓷盘、热气腾腾的中国食物……无不折射出一个古老中国的影像,仿佛触手可及。故园回不去了,但可以以外在的物品或习惯加以体现和缅怀。“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一张寄不回去的邮票,依然不会舍弃心海中的沧桑货轮。
蟋蟀,又名促织,俗名蛐蛐、将军虫、秋虫、斗鸡等,是中国上至达官名流下至平民百姓的赏玩之物。就文化意义而言,它也是很好的寄情之物。“梧桐上阶影,蟋蟀近床声。曙傍窗间至,秋从簟上生。”因此,当得知玛利欧有一只蟋蟀时,冯赛热情有加。他低价卖给了玛利欧一个宝塔形的蟋蟀笼子,招待玛利欧吃中国菜,又免费提供柴斯特喜爱的桑叶。柴斯特举行演奏会时,他也会准时去聆听。我相信,柴斯特演奏的是西方乐曲,而冯赛的脑海中呈现的却是秋日下午一抹温暖的阳光,香气扑鼻的中国茶,还有熟悉的俚语乡言。
当灵魂深处的地域基因被激活,蟋蟀柴斯特和老人冯赛终于融为了一体。
当深秋将逝时,草原上一定是一片静谧吧。蟋蟀柴斯特,蜷缩在它温暖的树桩里。它振作了一下精神,挥动双翅,开始了最后的鸣唱。声音清越平和,旋律自由随转。鸣唱中分明有对小男孩玛利殴、塔克老鼠和亨利猫的亲切问候,桑叶的香甜,回归大地的喜悦。另一个声音和起,由冯赛嘶哑的喉咙发出,里面有涌动的波涛,还有面向东方凝固的姿势。一曲终了,柴斯特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一只蟋蟀,或许载不动一份乡愁的沉重,但可以引起我们心灵的吟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681

帖子

318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181
发表于 2018-11-15 10:31: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5

主题

310

帖子

158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84
发表于 2018-11-16 20:27:5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读得不错!孩子读了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271320029|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新高淳 ( 苏ICP备14056486 )

GMT+8, 2018-12-19 09:03 , Processed in 0.156252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新高淳网 V 0.6

© 2013-2014 高淳地方文化研究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本站为网友交流平台,网站中您所看到的所有内容均为用户发表,不能代表 新高淳 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