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高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462|回复: 3

[复制链接]

150

主题

1217

帖子

575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5Rank: 5

积分
5755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9-1-1 16:3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头票 于 2019-1-3 15:59 编辑

田葱窠里要浇混凝土路了,消息不胫而走。
张老汉一愣,田里浇什么混凝土路噻?庄稼是靠人种出来的,浇路?田里还能浇出庄稼来?他忧心匆匆地走向了田间。
田间主干道是泥巴路,一辆手扶拖拉机刚好能过,收稻割麦,常常等你过了他才过,惹得怨声四起。当初分田路可留得够宽的,都是你家在路旁几锄头种上宕黄豆,他家几钉耙坌出一垄墒埂,宽敞的路被蚕食掉了。
张老汉的田头横竖着两条路,他也不失时机地种上了油菜,此时油菜墒埂上插上了小红旗,张老汉知道墒埂要没了,心里难受,村上总要赔我一点青苗费吧,于是头也不回地走向了村长家。
村长正为浇路的事烦恼,如今村里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掉下些老人在田间一个比一个龌龊,恨不得田埂上都种上庄稼,这不,浇路了都来索讨庄稼赔偿费。
张老汉走进了门:
“村长,我那垄油菜墒埂要赔钱的。”
“赔钱?路边开种的一律不赔。”
“不赔,我田边的路看哪个敢浇?田间的路能拖板车已行了,非要浇起来,不是在浪费田么。”
“话不能这样说,早几年山头上浇沥青路,你们该不允许过不同意,结果一浇好,家家都买电动三轮车,拖肥运农作物,车直接开到了地头。”
“这倒说的也是,山上的路浇完不光是方便快活了干活,沿路的风景也不错。油菜花开,惹来许多城市人,竹笋,绿茶,吊瓜子,山芋,南瓜一抢而空。”
“亏你还记得这些?你脑子里就只有青苗赔偿费了,眼光要看远一点,别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坏了村上的农田建设。”
“按你的说法这田间浇路还有名堂经和指望?”
“这个你别多问,浇路带来的好处谁也不会给你打包票。”
“好,我不多问,损坏庄稼要赔钱,你讲到天边上去都是这个理。”张老汉撂下这句话气鼓鼓地走了。
张老汉在村上是出头社员,把他打发掉了就能吓住一大片,村长琢磨着张老汉的话,往后村上要做的事多了,动不动就赔钱?钱从哪里来呢?人老了就是会吵,他儿子在城市中当老板,还是先打个电话给他吧,年轻人或许好沟通一点。
电话打过去好话说了一箩筐,没想到他儿子倒也开朗,回复道:
“乡村建设是为大家,暂且牺牲一点个人利益也是积公德,我爹他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家里的田已劝过他多次,叫他别种,可就实不听,他还害怕别人没粮食吃呢。老小孩老小孩,老了越芽发头气,你别见外,我来接他到城市中来。”
村长一欣慰来,总算遇到位通情达理的,没过几天张老汉被他儿子接走了,挖土机,推土机开进了田间。
城市中的生活张老汉无所适从,干惯了庄稼活的他,冷壁清灰地呆在高楼大厦里就像苍蝇子掐了个头,天天吵日日闹,非要回家,儿子没理他,住时间长了就习惯了。
几年过去张老汉面容憔悴,他儿子明白,田里那块热土父亲心中并没放下,接他出来是享清福的,没想到适得其反了,自己年纪轻不也是心系家乡常常梦回么?何况是老来离家的父亲呢?拗不过他,脚踩轿车油门把他送回了家。
跨出车门,张老汉深深地呼吸了几口,还是乡下的空气新鲜,目光触及到脚下,路面已铺上了沥青,路牙相伴,花草夹路盘绕着伸向了村。村头立着两排绿黄相间的垃圾桶,奇怪,城市中的垃圾桶怎么跑到村上来了?更让他吃惊的是桶旁还有一辆绿色垃圾车在自动地倒举垃圾,环卫工人身穿工作服雄姿英发,真奇了怪了,村上也有环卫工人了?可不是么,风吹一阵灰,塑料袋绕人飞,下雨水塘钵,车过污水溅的现象没了。
张老汉内急要解手,左顾右盼地寻找起了村头甜茅叶窠里的屎窖,到哪里去找噻,面前已是一个健身广场,单杠,双杠,踏步架,转盘机,拉胳膊扭腿的健身器具静静地立着,城市中的公园也不过如此,农村人田间干活,犯得着到这上面来扯命么,张老汉惶恐了起来,我的甜茅叶窠里的屎窖到哪里去了呀,他不知已填埋了,广场西边一座瓷砖贴面的公厕在等着他呢。
张老汉陌生了起来,抬头张望,眼前的白墙黛瓦不敢认了,家家户户门头围墙圈着,竹篱笆菜园围着。村口池塘边碗口粗的杉木护着岸堤,几块水泥预制板竖向地伸入塘中,这水泥预制板的水埠,在上面淘米洗菜捶洗衣服倒也来得宽敞。以往塘边洗刷,不是够不到水,就是高低不平的水埠石蹲的人脸红脖子粗,掉碗脱筷是常事,现在要安全多了。
张老汉眼有点涩,是老眼昏花还是被这莫名的变化看的?他揉了揉双眼,塘中间一坛正方形的绿色植物飘浮了过来,花坛怎么飘浮在了塘中?城市中也没见过呀,不免仔细地瞧了起来,原来坛里长的是铜钱草,嫩叶绿的冒油,它们密密麻麻地挤出了坛沿,清澈的水中倒影着,养眼,这池塘中间飘花坛还是第一次见到。
过了广场是一条长廊,里面坐满了老年人,大家一见到张老汉就热情地围上来打起了招呼:
“你回来了呀,在城市中都养白了么。”
“哪里噻,呆在城市中都是受罪,你们怎么有空坐在这里闲聊,田不种了?”
“你还蒙在鼓里呀,田已800元一亩租赁出去了,我们坐在家中收租金,田亩上政府有补贴,月月还有老年养老费拿,没事就跳跳舞,健身器材上健健身,平常吃的小菜墒埂上自己种,要吃鸡鹅鸭,笼里拖出来就杀,日子过得比城市中的人还城市。”
“你们还跳舞?这西洋景也传到村上了?”
“只有什么好疑问的,晚上广场上跳舞的人多了,什么双人舞,单人舞,健身操,鬼步舞,电视上今晚放,明晚广场上就有人跳,窝在家里打麻将的人少了。”
张老汉半信半疑,心中纳闷了起来,路上都种庄稼,见土活命的你们不种田了?是不是从阎王那里看到了命书?嗯,我倒要去看看那高高低低的田,到底是怎么租赁出去的。他停头没打一个,急转身走向了自己的责任田。
一条混凝土路笔直地从村口通向了田间,路两旁栽着水杉,排水沟并排着随路而走,沟底沟侧混凝土块铺砌,东一块西一块的小田整成了大田,高低的梯田已推成了平田,一眼望去无边无际,竖横交错的混凝土路倒成了田间的方向标,张老汉一时找不着北了。怎么这田中全是大棚呢,庄稼种什么地方去了?他疑惑地走了进去。大棚里面种的是西瓜,再换个棚,种的是茄子西红柿,放着好好的稻子不种,种这些瓜果蔬菜能赚钱吗?
张老汉一肚子死蚂蚁,自家的田在何方呢,他脚步急促了起来,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了视眼,这不是自己的儿子么,张老汉大步地跨上前埋怨地责问道:
“我已到家了你还不回城,呆在田间干啥?”
张老汉的儿子侧目看着父亲,得意地回答道:
“爸,这一片田我已租下了,现栽上了桃树梨树,害怕你阻挠,事先没跟你商议。”
“啊!你翅膀毛长硬了,眼中还有我这个父亲?城市中放着好好的老板不当,跑到乡下来坌土块头?好说也不好听呀?千行万行种田是绝行,田是最没出息的人才种的,你赶紧给我回城去。”
“爸,你这老眼光要配戴眼镜才行了,现城市乡下的剪刀差几乎没了,你当许是在改革开放前,农村人为有一个城市户口而打破头削破脑,拉关系走后门,花去铜钱银子不说,还受爹爹拜奶奶地遭人厌。你还不知道吧,现舍基地,责任田在确权了,往后这些都是农民的资产,户口一旦迁出村想迁进来比登天还难。”
“你别编话来唬我,我的户口又不迁出去,难道农村户口要比城市户口吃香?这不是四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了?”
“你不信,可以去问问村长,在外工作的村上人都变着法地把户口迁回了村,我租下这片田也是为你着想,果园就由你来管理,省的你回家没事做。你看这田整的,要水有水,要电有电,统一规模化下的种植,农产品丰收后人家不过一条龙地上门采购。”
儿子的话张老汉似懂非懂,他无心再找自己的责任田了,广阔田野中的大棚,公园式的村貌,田间纵横交错的混凝土路消除了他的偏见,儿子田里的果树使他迫不及待了起来。
泥土还是原来的泥土,路还是在田间,可走的途径不同,带给村民们的生活就不一样了,隔壁的大山村,整个村都开起了农家乐,生意火红了半边天。其实这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5

主题

266

帖子

171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1710
发表于 2019-1-1 22:47: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世间本无路,走得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再次欣赏大我作家的文字,祝:新年快乐,身体健康![玫瑰][玫瑰][咖啡][咖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0

主题

1096

帖子

423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5Rank: 5

积分
4239
发表于 2019-1-8 17:4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37

帖子

19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0
发表于 2019-1-21 21:4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271320029|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新高淳 ( 苏ICP备14056486 )

GMT+8, 2019-6-19 08:57 , Processed in 0.203127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新高淳网 V 0.6

© 2013-2014 高淳地方文化研究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本站为网友交流平台,网站中您所看到的所有内容均为用户发表,不能代表 新高淳 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