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高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1702|回复: 2

[征文参赛] (三月征文)帮母亲洗头

[复制链接]

73

主题

116

帖子

85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859
发表于 2019-3-22 09:3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玉泉声磬 于 2019-3-22 09:33 编辑

            帮母亲洗头
            文、守望
    患风湿病多年的母亲,心脏不好住了院。全家人的心都跟着揪得紧紧的。
    吸氧、监控、打吊针,医务人员好一阵忙乎,母亲的病情终于有了缓和,大家这才松了口气。接下来的治疗,医生吩咐病人要绝对卧床静养,且时刻都得有人陪护。我们不敢马虎。父亲成天守在病床边,成了一名特护。我和妹主动和医生协调好治疗方案后,随时跟踪弄清病情,三天跑两头地去医院看望。
    一周后,母亲已没有了心口疼痛感,胸闷也只偶尔有一小阵子;脸色已不是蜡黄,眼睛也精神起来;只是眼窝深陷,把颧骨衬得稍高,使人看上去明显瘦了些;头发见长、蓬松,一瞥,两鬓的白发较为显眼。
    母亲操劳惯了,是耐不住绝对卧床的。稍能动时,母亲就会用她的小木梳,梳理她那稀疏得快掩不住耳的有些自然卷曲的短发。有时动作大了,会引起一阵因心慌而让她闭眼的短暂神态和父亲的几句责备。
    刚能翻动身,母亲就要求妹用热毛巾给她擦身子,继而就坚持让父亲扶着她上卫生间。几回下来没事,母亲就“闹”着要我们帮她洗头。
看着母亲很坚决,想想平时母亲看准了的事就很少有人拗得过她,这阵子是万万不敢不依她的心。想着卧床洗头的难度也不是太大,我和妹就答应了。
妹去不远的家里拿她喜欢的洗发液了。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因我们应允了她,显出几分平静、高兴的神情,我心里似乎有一阵搐动,眼眶竟莫名地潮起泪水。
    不是生病卧床,好强的母亲是绝不会近乎央求地要儿女帮她洗头的。母亲们总是惦记着为儿女擦脸、洗头,又有多少母亲奢想儿女们帮她们洗头?
我泪眼模糊地走出病房,似乎感到从遥远的孩提飘来了一阵乳香。我下意识地搜索着母亲为我洗头的点滴……
    母亲肯定帮我洗过头,而且有很多次,可我的记忆里一点痕迹也没有。细究,为儿子洗头,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跟及时给儿子哺乳一样平常。或许帮我洗头是母亲的主动行为,听老人说我小时候很顽劣,对洗头怕无配合之意,母亲在我懂事后似乎不曾提起过为我洗头的事,即使偶尔说及,也因不是那么重大而淡忘了。另一个原因是,听母亲说,我小时候,头发不多,只有以额前和脑两侧为重点的三绺 ,况且我发脾气时,会自拽额前的那绺头发,这样头发就会时不时地少上几根。头发少,又不是油性皮肤,因此那时我头上很难藏污纳垢,洗头自然就不多。长大后,生产队包工分的剃头匠来得勤,活多时,师傅是“三下五去二”搞定;闲时,会用肥皂和塑料圆刷给我洗洗头。每每这时,我总是闭紧着眼,提防那肥皂水进入眼睛。再后来,人大了些,头发乱了,自己会用手指叉一叉。时间熬长了,非得要洗头了,就更不会劳母亲了。
    几十年了,自己洗头不多。帮母亲洗头,我一次也没有过。
    细细寻来,脑海里倒有些母亲自己洗头的画面。
    一个春日的傍晚。饭后,母亲忙完了家务,用脸盆打上些水,放在一张矮木凳上,就头对着脸盆,低垂着把头发洗湿,用香肥皂(后来用洗发水)在头发上磨一磨,再不停地搓揉出很多白沫子。然后,母亲就把头埋进脸盆里,用梳子梳洗。直到满意时,母亲便用双手使劲地把头发拧掉些肥皂水,再低着头,快步舀来半脸盆清水清洗,继而拧水,这时头发随水的凝结,分成很多绺倒挂着,油亮、乌黑、清爽。
    秋天的月光下,或许是干完了包工用“老虎机”脱粒稻谷的活,也许是在生产队的稻场上加班“风稻”归仓刚回家,母亲就解下包头的毛巾(有时是风帽),赶紧洗头。到清洗工序时,母亲可能是真累了,如果我们在一旁,就会叫我们用“葫芦瓢”打来清水,把瓢口对准在她的后脑勺上慢慢灌下去……
    为了洗头方便,也可能是便于劳动,母亲总是留着短发。闲暇时,母亲会邀上些邻居,把头发洗干净,梳顺了,怕弄湿上衣,就用干毛巾围在肩头,好接受头发上渗下的水。等头发干湿相宜,便拿出一把好剪,相互麻利地把头发修成齐耳。
    ……
    想到这些,我惦记起答应帮母亲洗头的事。小妹怕要来了,我快步返回病房。
    帮母亲洗头了。病床的一头是墙,一头是护板,为了保持母亲平卧的姿势,得让母亲斜卧在床上。我用手掌托着母亲的脖子,用大拇指和食指衬着后脑,让母亲的头悬空在床沿。父亲兑好温水,妹一手持盆,一手用洗发液帮母亲洗头。
    “洗发液香得很。”母亲掩饰着那份让我们侍弄的无奈。
    “是有点香,价钱还不错。”妹回了句顺从的话,边说边用手指仔细地轻轻地在母亲的头发上揉着。
    我用腾出的另一只手帮母亲擦去脸上的一两滴水珠,生怕有水珠调皮迷了母亲的眼,顺便将她一绺突出的头发别在耳后。看着母亲不难找到的白发,我笑笑说:“姆妈没什么白发。”母亲听出了我的意思,没说什么,只是精明地笑了笑。
    妹清洗完,用毛巾擦干。母亲的头发显出光泽,曲卷自然,弹性也似乎多了些。我又说了句:“姆妈是蜷头发。”母亲马上抢上一句:“你还不是蜷头发。”我和妹都笑了。病房里生出些温馨。
    洗完头后,母亲很是舒适和几分满足感,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看着睡容安详的母亲,想想只是帮洗了个头,就让母亲如此安恬,我的心越发不平静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7

主题

3226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850
发表于 2019-3-22 13: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人之大幸就是:身体健康、平安及父母双亲健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37

帖子

19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0
发表于 2019-3-26 19:53: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271320029|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新高淳 ( 苏ICP备14056486 )

GMT+8, 2019-7-18 10:27 , Processed in 0.296879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新高淳网 V 0.6

© 2013-2014 高淳地方文化研究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本站为网友交流平台,网站中您所看到的所有内容均为用户发表,不能代表 新高淳 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