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高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86|回复: 6

六十八年的寻恩之路

[复制链接]

35

主题

146

帖子

83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835
发表于 2019-3-31 08:49: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月二十八日中午,在高淳老街东头,官溪河畔的宏福大酒店,一场感恩见面会正在举行。东道主是从苏州来的陈奇珍老先生,和他的夫人陈剑秋女士,及两位儿子。(长子和老幺,次子夫妇在美国,春节回国探亲刚走)。陈老先生今年八十三岁,六十八年前,一九五O年的一个夏日,正在高淳县中读初二的陈奇珍和玩伴丁守桂、汪义顺来到栗园附近的一处藕塘游泳,当时初学游泳的陈奇珍,一不小心滑入深水区。同去的丁、汪二人恰巧在水塘另一边,陈奇珍脚打不到底,在水中挣扎,将要溺水之际,现场唯一的一位青年男子迅速游来相救,他水性娴熟身手敏捷,将陈奇珍推向岸边。并在水塘边的草地上对陈实施施救,他提起陈的双脚,使陈吐出呛入腹中的污水,看到陈苏醒过来没事,才悄然离开。陈奇珍胆小回家后也没对父母说,怕双亲担忧。也没有向这位大哥道谢。后又因对救人者住址方位记错,一直没有找到救他一命的恩人。只知道他是做毛扇的。原来救人者叫陈何水,当年就参加志愿军到朝鲜参战了。一直到五四年才复员回乡。此时的陈奇珍己到镇江上高中,毕业后考上天津大学,大学五年后分配到北方工作。偶尔回淳,也寻找未果。甚至以为他已在朝鲜战场上牺牲了。
一直到去年十二月份,感恩之心未泯的陈老,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又开始他的寻恩之旅。借助网络的力量,在热心网友王小香等人帮助下,终于寻找到了这位六十八年前救人大哥的下落。但遗憾的是,陈河水已在十三年前去世。今天到场代父受谢的是陈何水大儿子陈高强先生。
同时,借助网络的力量和热心网友帮助,失联六十多年的儿时玩伴丁守桂和汪义顺,也陆续找到了。今天都一同来到见面会现场。今天到场的还有帮助陈奇珍寻找恩人的王小香和吴阳春二位女士。
三位儿时玩伴,分别时青春华发,今日重逢已是满头银絲。六十年未见,相见时都很激动。喝着家乡水,讲着家乡话,回忆儿时岁月,心里无比愉悦。六十多年,他们走过不同的人生之路,或求学、或从军、或务工。历经沧桑,垂暮之年相会,无限感慨。夕阳下,他们回眸人生,西头老街城隍庙和陈家祠堂这两处古建筑已不在了,西头残存的一段老街,已陈旧落寞,但记忆中的儿时足迹依稀可辨。三位耄耋老人精神矍铄,也十分开朗,八十七岁的汪老说,六十多年没见面,今日相逢不容易啊,我们要倍加珍惜!
聚会是短暂的,在当今网络社会,距离已无远近。老人们不落时潮,约定保持微信联系,离别时互道珍重,待到来年春暖花开之日,再在老街重聚。
IMG_20190328_134403.jpg
IMG_20190328_120607.jpg
IMG_20190328_120503.jpg
IMG_20190330_192747.jpg
IMG_20190328_114800.jpg
IMG_20190331_005957.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5

主题

146

帖子

83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835
 楼主| 发表于 2019-3-31 08:52: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三月二十八日的感恩见面会上,陈何水儿子陈高强先生还说介绍了他父亲陈何水生前,鲜为人知的一些往事。 一九五0年下半年陈何水赴朝参战,出生入死,冰天雪地中,和敌人作殊死战斗。凭着机智勇敢,在一次战斗中,他和战友痛击来敌,全连弹尽粮施,坚守阵地,只剩下陈何水一人。 陈何水回国后,没有躺在军功章上居功自傲,继续做他的羽毛扇,为人十分低调,生活也很节俭。做过羽扇社主任。并主动让贤给年轻人担任。 他的去世与一次车祸有关,受伤后躺在床上,嘱咐家人,不要去追究肇事人的责任。 在谈到他父亲当年救陈奇珍一事,他淡然回答说:当时情况危急,就他一人在场,放在谁身上,都会这样做的。 知恩感恩,是做人之本。见面会上,陈奇珍老先生如是说:当年没有陈何水奋勇之举,今天就没有我这个家,没有这些儿孙。当时的双亲就会送掉半条老命,在悲痛中度过余生。当然,国家也会少一个从事电气自动化的高级工程师。人的一生,危急时刻少不了他人相助,这个人就是贵人。别人危急时,当你在场,当然也少不了你的帮助。  找到丁义顺还是比较顺利的。他家老宅原住西街水巷口。汪五十年代参军,在部队做文化教员。复员回乡后长期从事街道居委会主任工作,人很平和。三个玩伴中年令最大,已八十七岁。老宅拆迁后住牛头山。王小香登门恰不在家,于是留上条,说明来意后,也终于将双方联系上了。汪老身体很好。烟酒茶一样不少。回忆当年青少年生活,他印象最深的是和陈奇珍在楚河汉界的棋坛厮杀。并互相说对方棋下得好。  找到丁守桂还颇有点周折。原来经过打听,他在丁家村居住。不久,那里就拆迁了。后来笔者在西祠发一寻人帖。没几天,就有一位热心网友回帖了,是丁老儿子丁亚东的朋友。后来通过飞语交换了联系方式,终于将两位老人牵上了线。 那天的感恩见面会上,丁守桂牵着他夫人陈双兰走进了宏福大酒店。要知道,这陈双兰可是当年高淳西头街上的大美女啊,明眸皓齿,丰腴匀称的身材,生性活泼开朗,丈夫丁守桂也是位刷刮的小伙子。笔者和他们也有六十多年没见面了。他俩夫妻同年,今年八十五岁,十九岁结婚,育有四女一子。那天他俩是携手十指相扣走进饭店的。少年夫妻恩爱不足为奇,年老了如此,才令人生羡。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还盛行包办婚姻,他们冲破世俗,自由恋爱。西街的青年男女,看到他俩,无不投去羡慕的目光。 五四年高淳发大水,省锡剧团来高淳慰问演出,刮起了一股“锡剧热”。他俩参加了镇上的业余锡剧団。   唱起了“双推磨”。一个演苏小娥,一个演何宜度。后来时间长了,因戏生爱,因戏结缘。唱着“双推磨”,走进了婚姻殿堂。他俩一边牵磨,一边对唱”推呀拉呀转又转,磨儿转得圆又圆,一人推磨象牛车水,两人牵磨扯蓬船……”的舞台场景恍如昨日。 六十多年不见,丁守桂模样竟变化不大,年轻时秉性尽显,说话中气十足,十分精干,一字一句,咬文嚼词。那精气神岂是八十五岁,分明才六十出头。那天陈奇珍夫人剑秋走进包间,我向丁作介绍时,丁守桂立与从沙发上站起,侧耳问我“她是奇珍姑娘,还是夫人?“,剑秋解释道“陈奇珍没有女儿“,丁还装作迷糊。其诙谐幽默的性格,可见一斑。陈双兰在一旁静听,笑咪咪的。我仔细观察:当年她清澈如镜的双眸,已显混浊,像干涸的泉井。玉润般的脸庞,已沟沟壑壑。瀑布似的乌发,已成灰白枯草。岁月之神没有怜香惜玉。年轻时陈家大姑娘的几分任性和娇媚已荡然无存。眼前这位有点聋咚的老太婆,怎么能与城隍庙舞台上那位轻移莲步,跑着圆场,满台生辉的苏小娥联想到一起呢,岁月的风霜如此无情。 望着这对已走过六十六年人生旅途的夫妻,我没有问他们经年的艰辛, 就凭将五个儿女拉扯大,就非常不易了。不禁使人想到那句“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民间俗语。感悟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真谛。在现实生活中,夫妻倆时间长了,总会感受到对方的缺点陋习,或因对方唠叨,发生磕磕绊绊,甚至久而久之生烦生厌。我问丁守桂,双兰现在咋样,他轻声告许我,现在她小脑萎缩。一切明白了,也知道了这对老夫妻为何十指相扣,形影不离的原委。是的,家庭是讲情不讲理的地方。岁月流长,!婚姻不仅有青春时的甜蜜,更需要夕阳下的相互携扶,这是一种神圣的家庭责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

主题

146

帖子

83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835
 楼主| 发表于 2019-3-31 08:59: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上照片为:一、与会者合影。二、陈奇珍老先生与陈高强先生。三、丁守桂先生与陈双兰女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6

主题

1284

帖子

610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5Rank: 5

积分
6104
发表于 2019-3-31 09:27: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先生的文如一幅工整的小楷字,赏心悦目,不拖泥带水,显示功底深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

主题

146

帖子

83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835
 楼主| 发表于 2019-3-31 09:31: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黄巾党!过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1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9
发表于 2019-3-31 09:46: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910

帖子

370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5Rank: 5

积分
3707
发表于 2019-3-31 10:42: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271320029|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新高淳 ( 苏ICP备14056486 )

GMT+8, 2019-7-22 03:35 , Processed in 0.203128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新高淳网 V 0.6

© 2013-2014 高淳地方文化研究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本站为网友交流平台,网站中您所看到的所有内容均为用户发表,不能代表 新高淳 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