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高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79|回复: 0

是谁偷吃了鸡蛋?

[复制链接]

153

主题

1216

帖子

589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5Rank: 5

积分
5899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9-10-26 16: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头票 于 2019-11-4 20:45 编辑

是谁偷吃了鸡蛋?

三间老房子空着,前一院后一庭宽敞,可惜没住人,里面养了一群鸡。房子的主人张老伯勤快,总是从住着的新房子

里走到老屋里把鸡食收鸡蛋,过不了几天鸡蛋就是一小篮。

一小篮鸡蛋,张老伯拎着乐呵呵地赶往了县城,去那里看望在纪委上班的儿子及上小学的孙子,这年头“打虎拍蝇”儿

忙得回不了家,去趟数多了儿子难免数落。张老伯说道:

“自己家养的鸡,生的蛋营养好,孙子长骨头长肉的辰光,吃了放心。”儿子没了话语,一时“送鸡蛋”倒成了张老伯上县

城的充分理由。其实儿子心中也明白,是父亲见孙心切。

这天张老伯探开老屋大门,鸡窠里全是蛋壳,鸡蛋被吃了,张老伯可惜的两手在胸口直搓:

“是什么畜牲竟敢如此大胆,吃了鸡窠里的鸡蛋?是老鼠?这该死的畜牲,明天把新房子里养的大花猫捉来,看你去

吃?”张老伯自言自语,好像这吃鸡蛋的老鼠已被猫捉住。

大花猫放在了老屋,鸡窠边两耳立竖,眼睛放光,前腿斜伸,后腿稍倾,用力一蹬,“嗖”一下蹿到了不远处的台子上,

威风四荡地巡视了起来。张老伯心满意足地清理起了鸡窠里的蛋壳,并重新移了一下鸡窠,心中默念道:

“明天窠里的鸡蛋但愿不是壳。”

第二天,张老伯兴冲冲地赶到了老屋,鸡窠里一望又是蛋壳。大花猫在一旁“喵,喵”地叫着,张老伯失望地抬腿一脚,

踢得大花猫“呱”一下射出去老远。怒火全发到了猫身上,他那知如今的猫都是空架子,不逼鼠,甚至已褪化到了鼠捉猫

的地步。张老伯琢磨着,这吃鸡蛋的贼到底是何方神仙?大花猫都守着无用,看来是室外进家的畜牲了,要么是黄鼠

狼不成?张老伯吸了一口凉气,不如把新房子里的看门狗牵来,看看它能否镇得住这吃贼。

新房子里张老伯牵狗,老伴埋怨了起来:

“牵狗有什么用?真的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张老伯笑着回说道:

“咱家的看门狗又凶又恶,俗话说人怕凶鬼怕恶,牵过去试试。”

“如是黄大仙驾到,狗再凶再恶也白搭。”

“那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鸡蛋被糟蹋。”

“我来去老屋里敬香,通说通说黄大仙,叫它到别处去转转。”张大伯没吱声,他心中也没底,只好依了老伴。

敬香,牵狗,两个法子都用完,鸡窠里的鸡蛋还是被吃得掉下些壳,一小篮鸡蛋始终收不满,张老伯纠结得要命。一

段时间后,县城中的儿子纳闷,父亲怎么不送鸡蛋来了?是不是生病了,于是周末就拖儿带女地奔向了老家。

儿孙一进家门,张老伯皱着的眉头舒展了开来,不过他还是迫不及待地说起了鸡蛋的事。儿子一听,那还了得,家中

竟发生这怪事,问道:

“鸡下蛋在什么辰光?”

“晚上。”张老伯没气地回答。

“今天晚上我去守着,我倒不信这吃贼抓不住。”张老伯一听心中欣慰了不少,反贪抓贼是儿子的专门工作,他还有什么

狡猾的贼没遇过?高兴地说道:

“我陪着你去。”

天一黑,父子两人就住在了老屋,鸡窠里传来了“咯咯,咯咯嘎”的叫声,张老伯冲在了前面,他害怕刚生下的鸡蛋又被

贼吃了。儿子拖了他一下:

别慌,还是让我走在前面,我一靠近鸡窠,你就立码按亮灯。“张老伯点了一下头。

老屋里的灯突然亮了,张老伯被眼前的场景气得七窍生烟。鸡窠里生蛋的老母鸡正在叫声中啄着自己生的蛋,自吃自。儿子更是一头雾水,像这样的贪贼他也是头一回碰到。

张老伯跨上一步,抓起窠里的老母鸡骂道:

“败气的东西,回新房子里来放你的血。”

张老伯手中的老母鸡“咯咯嘎,咯咯嘎”地叫着,仿佛在求救

可它的叫声又有多少人能觉悟得到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新高淳 ( 苏ICP备14056486 )

GMT+8, 2019-12-7 14:30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新高淳网 V 0.6

© 2013-2014 高淳地方文化研究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本站为网友交流平台,网站中您所看到的所有内容均为用户发表,不能代表 新高淳 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