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高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95|回复: 0

三房头巷

[复制链接]

153

主题

1216

帖子

589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5Rank: 5

积分
5899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9-11-8 17:04: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头票 于 2019-11-8 17:19 编辑

三房头巷
丘陵山区的的一个慢拖岗上,座落着一些房舍,灰墙黛瓦中没有攀沿翘角,没有肥梁粗柱,有的是袅袅炊烟,幽幽深巷,这就是我的老家--安兴祖家里。

它自西向东,排列着圈门头巷,三房头巷,六房头巷,七房头巷。尤其是三房头巷,我对它情有独钟,因为我的根就在那。

三房头巷子里楼房盖得一座比一座漂亮,屋后的房子始终比屋前高,那怕高出一厘米,房屋的主人心中都是高兴,据说这样财运才能盖过屋前的人家。

于是几十年下来,巷子里原先的布局被建得七零八落,巷子里的掌故,后代的我们听了都当成了传说。

三房头巷的起根发脚要从祖先张价说起,此巷名如何而来?要么张价是家中的老三,住在这里化了一巷子的人?仰或张价兄弟之间分家,这条巷子的编

号是三?现无从考研。村上的老人说,张价的一幅画像非同寻常,是用野人血画的。家祭挂在价公屋里,你不管站在何位,画像中的两眼都会鲜活地看

着你,嘴角朝着你微笑。可惜没保存下来,有人说“文革“时期烧了,也有人说被败家子偷到上海卖了。

明朝嘉靖年间,三房头巷里有位书生,名叫张蕴,家中一贫如洗,进京赶考进士及第,一路同行赶考的周应龙也皇榜高中,两人越发兄弟情深。一日周

应龙私下问张蕴:“拜见朝中大人严嵩的礼金你出多少?”张蕴襄中羞涩,不知该如何回答。周应龙皱了一下眉头:“咱们每人300元,行吗?”张蕴笑

着:“就按兄说的来办。”同时内心一阵感激,周应龙真没拿自己当外人。

拜见严嵩的那一天,张蕴实打实地300元递了上去,而周应龙备的礼金却是600元。事后张蕴文官挂了武帅,去镇守雁门关,周应龙自然是殿堂之上高官

独做。

三房头巷子里出了位高官张蕴,就光耀门庭建起了府堂,房子从巷头盖向了巷尾,一间又一间,一排又一排。巷子里有位青年叫张司重,书房里苦读诗

书,家中揭不开锅,他母亲跑到同房下的长辈张蕴家借了半升米,下锅还没放水,张蕴家的仆人跑来挖了去。张司重的母亲暗自落泪,是不是造府堂我

家没去祝贺帮衬之过呢?她走进了书房,语重心长地说:“儿呀,堂爷张蕴家在盖房,我拿不出像样的物品去祝贺,明天你去帮衬两天小工,省得穷了让

人看不起。”张自重放下手中的书,见母亲眼角红湿,知道她又受了委屈,安慰地说:“明天我就去,他家的房子还不知道是给谁盖的呢。”

张司重打发走了母亲,箱底翻出一双补丁打补丁的袜子,心中骂起了张蕴家的奴仆:“狗奴才,门缝里看人,今天你看我不起,明天我要让你高攀不

起。”

第二天早上,张司重脚穿补丁袜,盖房处踩着砌墙的烂泥,泥匠们感到奇怪,穷书生干活倒挺讲究。刚巧张蕴回家察看盖房进度,见张司重穿着补丁袜

踩泥,忍不住地叮嘱了起来:“伢捏,你脚上的袜子虽是补丁打补丁,平常总是见你出门做客时才穿,今天怎么穿着踩烂泥了?也对不住你母亲一针一线

地补呀。”张司重抬起头,不急不慌地说:“爷爷,烂泥里有刺。”张蕴听了白眼三弹,此话话中有话,是不是富人屁多,穷人气多呢?难不成我三房头巷

里又要出人?他琢磨了一会儿,伸手一挥,对家人喊道:“房子就盖到此为止吧。”

轰轰烈烈的府堂建设停了,最后一座房盖得老高,泥匠蹲在屋顶上盖瓦,能看到白茫茫的小南湖。

多年后,张司重真的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金榜题名了。堂爷爷张蕴家的房子被他一间间地买了过来,买到最后一座,张蕴托梦给张司

重:“伢捏,事情不能做绝,你就把这最高的一座房留给我的后代住住吧。”张司重挺讲情意,他也学着堂爷爷张蕴的腔调对着帐房先生喊道:“买房就到

此为止,最后一座房就留下给张蕴爷爷的后代住吧。”

民间的说法,上代出了人下代要遭殃。村上人说三房头巷里的官运都被张蕴,张司重做完了,这种说法倒也灵验。

民国时期,三房头巷里府堂还在,人丁已不兴旺了。有一位古柏太安的剃头匠到三房头巷里剃头,他风情万种,一来二去同了巷子里的一位少奶奶。少

爷回家碰了个正着,不管三七二十一,扛起凳子就打,三下五除二,剃头匠一命呜呼。三房头巷里出人命了,惊动了村上的大先生,商议来商议去给了

两条路。一条是把剃头匠的尸体抬到土砖隔墙旁,推到隔墙,就说他翻墙偷欢,墙倒被打死的,这样就可以打官司,张姓先生多,打起官司来说不定就

没事了。另一条是实事求是,人讨少爷打死的,后果是要打人命,圩乡人打人命,只要死佬不要活佬。族中的长佬说道:“我们张家不做缺德事,就让古

柏太安的人来打人命吧,三房头巷打光了还有六房头巷和七房头巷及圈门头巷,如最后真正支撑不下去了,就由总祠堂来承担。”

这场人命打下来,三房头巷里财物耗尽,人丁四散,就孤伶伶地掉下一条青石板巷了。

解放后,三房头巷里的房舍基地被别人占了,巷子名存实亡。正中的三房头巷里人,住在里面的也绝了后。我公公从三房头巷里“顶继”到了茅塘拐头,

一下子化了十四户,到我们这一代就人才辈出,医生,校长,老师,公务员,工程师应有尽有,前几天一位堂侄还考上了<浙江电子科技大学>,村上人

还是把我们归属于三房头巷里,说三房头巷里又要出人了。

真是老巷频借力,送人上青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新高淳 ( 苏ICP备14056486 )

GMT+8, 2019-12-7 21:37 , Processed in 0.124999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新高淳网 V 0.6

© 2013-2014 高淳地方文化研究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本站为网友交流平台,网站中您所看到的所有内容均为用户发表,不能代表 新高淳 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