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高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452|回复: 0

玲珑古镇 幽幽乡情

[复制链接]

4986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9201
发表于 2020-3-5 21:07: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玲珑古镇  幽幽乡情
千年以前,这里是泽国渔村。那一天,这方民众端起神来巨手,一笔挥去,将那些本无奇气的游山花山,一一排点为近锦远绣;再一笔及地,大地耸起了如虹长堤。苍苍茫茫的长堤,内囤明、清紫气,外蓄苏皖秀色。都是岁月多情,一茬茬寒来暑往的日月,荡漾为南湖明镜,修炼成玲珑古镇。于是,来了这方名胜:江南古镇淳溪。
这古镇,长街两边,明清楼亭亭玉立,相向互望;长街中央,枞阳石淡抹胭脂接踵远去;古朴小巷左右幽深,如楼阁如牌坊的店面杂呈眼前。漫步这样的街道,不由得生出些古怪的想法:总觉得那些卖香干的大妈里,有着“豆腐西施”的后代,那个被武松逼得走投无路的西门庆,是从这样的二楼小窗跳下的。刘姥姥板儿他们,闰土陈奂生他们,也会在这样的石板道上洒过音容笑貌。
街石上沟槽清晰,都是独轮车碾出,当是一个个强壮汉子推草运粮过来的镂刻。他们戴芦帽敞背心,脚踏麻丝草鞋,前倾着身子,后弓着蛙步,跟这些街石一道年复一年地与生活抗争着。        门楣上木雕怪异,有神灵豪杰,也有鸱尾龙吻,都是吉祥凶物。那些年,洪水连年来犯,江湖上军匪沆瀣,日子个个艰难,没有个厉害的相助,稳得住颠沛岁月吗?
只有踏入一进一进的杨厅(以前叫赵楼),才给出一些小康宁静,左闺阁右书房应该是有些身份的人家了。朱颜斑驳的红木家俬,仍在吐露着当年的辉煌,还有墙脚墨迹和慵懒绣案,还在絮语着主人曾有的追求。可以推断,这里曾有过长裙及地的小家碧玉碎步款款,也曾有过迷恋功名的方巾童生牢守寒窗。他们本也是才子、靓女,只因地处春风难度的苏皖边地,又未能赶上时代,终于,在数完那些悲怆日子以后凝成了一个供你我凭吊的旧景。
还用细说吗?画屏宫灯的一品斋,大度不俗的骑巷楼,庭院深深的吴家祠,它们哪一处不聚藏着这类令人唏嘘的故事?
上世纪60年代,这里仍能见上戴那种“金靼子”芦帽的,卖那种竹扒子渔具的,还有木机土布、手摇石磨以及一根带杈竹竿做成的晒尿布的“节节高”。门檐条石,就是自然摊位了。夏来老菱、莲子,冬来长藕野鸭,沿街摆放两排。那些穿大襟蓝衫裹着黑头巾的大嫂,提一只元宝形竹篮,篮里就有湖中异产。她们一不张罗,二不吆喝,只在你走过去放慢了脚步的时候,才有一声轻轻的“亲眷”出口——她们称你亲眷,素不相识也这样的称呼你,比现今的“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甜心多了。篮中物是任你挑选的,只要谈定了价,也总是待秤杆儿翘上天才读斤两。你想,她的菱角会不香莲子会不甜?
如果街中心的文化馆有人在说武松了,那准是评书家姜芳胜在出彩了。他词圆气足,身手有戏,通常是一半方言一半书面语,用书面语承接施耐庵,又用地方话打动老百姓。一个与座下在同一口锅里吃饭的武松,在大伙中间“替天行道”来了。只怕你不到场,到场的,再凉的心也会被他激出一身义肝侠胆。
如果街西头陈家祠有锡剧出台,那是名旦虞丽莉在献艺了。她巧舌伶俐,顾盼传神,我们赞她“虞美人”,称她头牌花旦。那真是妇孺皆知,再热的天,也会挤满一场,一入神,就忘了打扇,停了流汗。
现今,老街上终年熙熙攘攘,人们见南京来人,上海来人,还有白皮肤的黑皮肤的来人,就急了。这些八方来客只看到一个静止古色古香的老街,一个沧桑的古镇,而那些浸润了古镇血髓的豁达和大度,却未能捱上。遗憾啊,他们少了眼福少了耳福!
(潘国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新高淳 ( 苏ICP备14056486 )

GMT+8, 2020-4-10 11:29 , Processed in 0.125003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新高淳网 V 0.6

© 2013-2014 高淳地方文化研究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本站为网友交流平台,网站中您所看到的所有内容均为用户发表,不能代表 新高淳 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