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高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544|回复: 0

快乐老街 古韵古香

[复制链接]

4986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9201
发表于 2020-3-5 21: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快乐老街  古韵古香
南京向南,上高速公路97公里,就到高淳老街了。
都说,得山秀丽得水聪颖。古镇老街没有得山,却得了半个皖南丘陵的来水,山和水的灵气都兼蓄了,她有了秀丽有了聪颖。
天地没有赋予这里半分皇家瑞气,也没有施舍一点富贵和功名。一部二十四史连个立传的人也没捱上,富贵荣华叱咤风云全没捱上,直到明代弘治四年才驻了个县府。说县府,居然城墙和护城河都没有,想必县老爷也是个到朝廷说不响话的人。然而,却有了古镇老街难有的淳朴和快乐。
5000年的平和5000年的恬淡,造就了它独有的风韵:软软的吴语,深深的古俗,与孤鹜落霞共着日月的闲适,与三千弱水同着呼吸的柔情。长年累月,“鞋儿破,帽儿破”,但歌不少,酒不少,厚道不少。湖塘里采采菱角也采出段媚煞人的《采菱舞》,挑担秧栽栽也栽出曲风靡全国的《五月栽秧》,街头造个巷口楼小饰,也顽童似的骑上小巷颈项。那种特别细特别长,能发出特别高亢音律的民俗长号,其实只是老街上那些聪明的工匠用一窄条白铁皮卷起的土喇叭。不是对生活有种特别好心情,能想得上去?
有着这种心情,当然也就不会不机灵了。不妨走上老街瞧瞧,那种名唤“麻条”的玩意,葱黄,松脆,嚼一嚼满嘴里跑芝麻香,居然是煮熟了的红薯焙炒而成。还有种叫蒜菜的,只取白菜邦子钭切成条,拌和了些什么来着,便成了一道你找遍4大菜系也找不上一道相类的风味小菜了。外乡友人倡议,打造个品牌吧,它能出口。像这类玩意,夏家糕点、童门古装、梅氏布鞋……小的一张方桌,大的两间门面,就将这民情民风民味溢了满街都是了。
这里,人贴心,店厚道,随便走进一家去吧,一品斋还是六朝居?河虾湖鱼就不用多说了,说说这里的“百姓菜”吧:野菱茎、鸡头菜(一种水生植物的茎)、雁来覃,还有一种像蹄筋又不是蹄筋,似笋尖又不是笋尖的,“藕夹子”,脆生生,一口水。当初它们都只为这方乡民对付饥饿的,不想今日一番“与时俱进”也成了创改好手,给重荤成灾唤回口味,也给城市菜谱指了迷津。若是楼上客来了兴致,店老板就会以“蛮讲话”(“南蛮子”普通话)上前敬酒了:“怎么样,味道还过得去吧?”一巡,两巡,人可以醉,酒不可以减。两巡过去有了热络,老板也更来了话头:“该信了吧,为啥这里的老头老太特别多,为啥这里的闺女特别养眼?”这还只开了个头,酒再一巡,任你客来何方,他也总能还出个800年前是一家的娘家来。
老街忙也只是一个中午。下午三点过后,人少了,手也闲了。如果你再去走一遭,会发现沉淀的千年老调又回来了,一张平膝方桌,两张给汗水浸红了的竹凳,星星点点的棋枰开张了。茶是一人一杯,烟就在台边,不分家,你的也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叉腰背手的观战团,围成蚁群,一个个脖子伸得长长的。明明枰上河界处写着“看棋不言真君子,落子不悔大丈夫”,但脑子一热,妙着来了,谁熬得住不“指点江山”?于是,萨达姆派小布什派搞成一锅糊粥,也不在乎什么大丈夫了,辈份身份全丢脑后,一方抢子一方按牢,伤夫辱子般动情较劲。看得出来,他们只有半个脑袋用于市场经济,还有一半,在嚼咀安居乐业。
如果还有人要拿南浔的名门豪宅,同里的剔透玲珑与这里相比,那就成笑话了。这里的人们从来就没指望过“熟读圣贤书,售与帝王家”,只在“咬得菜根香,做成百样事”。即使永乐帝北迁、皇太极进关,他这里平民也仍在大肚能容,笑口常开,只管自己快乐的。瞧瞧排楼吧,它们总在一进二进三进地幽深着,每进间天井虽小,却也能见青梅、月桂点缀。瘦瘦的梅、桂,虽然日子艰辛,但从来不忘年年吐香。这一溜三进,本来也都是一户独姓,但现在你要去后进,大都得去寻小巷腰门了。腰门进去,天井分出左一家右一家。最艰苦的年代,一进里还分东厢一家西厢一家。他们原先还是兄弟,经百年变迁,连姓氏、单位也早不同了,但共一个天井,共一个堂屋。秋贮冬藏一个檐下,咸盐茶水互通有无,张家的猫管教李家的耗子,李家的辣炒呛出了张家的喷嚏,都寻常。只要是一个腰门进出的,无论娶媳妇还是儿孙出读,喜糖喜酒都是一道儿喜。有年初冬,我进门去找一个陈姓熟人,正值饭餐头上,一进天井,堂屋里就有位花白头中年人,端杯招呼上了,来,坐下,来一杯。桌上一盘青椒炒蛋一碟臭干蒜菜。我答谢说,勿客气,你喝。谁知他起身走了过来,挽上臂邀我入座。我有些受宠若惊,告诉他家里有人在等。他见我有些见外,松手改了自嘲:好,后会有期。这花白中年我想起是谁,真不知他已半醉,还是就这秉性。对门桌上也有一个女孩在吃饭,我问女主人,这孩子是——?她说,邻居,她爸出差了,老妈还没回来,先让孩子吃点暖暖身子。对比现今那些不撞破头别让他看你一眼,对门3年也不知名姓的“高楼族”,真觉得这里有点“香格里拉”。
这样的人怎不快活呢,快活的心怎不智慧呢?来这里住住看,你也会长寿,也会漂亮的。(潘国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新高淳 ( 苏ICP备14056486 )

GMT+8, 2020-4-10 11:06 , Processed in 0.124998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新高淳网 V 0.6

© 2013-2014 高淳地方文化研究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本站为网友交流平台,网站中您所看到的所有内容均为用户发表,不能代表 新高淳 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