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高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48|回复: 0

小城风云(第一部 兵荒马乱 01)

[复制链接]

23

主题

23

帖子

19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2
发表于 2020-5-2 20:2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凤子_2018 于 2020-5-2 20:52 编辑

第一部  兵荒马乱
民国二十六年十月十八日,一个舒适晴朗的日子。初冬的江南依然阳光灿烂,暖意融融,一派生气勃勃的“小阳春”景象。
这天清晨,傅有贵像往常一样,从桥头村家中出来,踏上横跨官溪河的襟湖桥,三脚两跨就到了对岸的陆家圩。下桥后没打停,向右拐进了一条建在圩埂上的小街。 小街叫镇安街,当地人都习惯叫它陆家圩埂。时间一长,就把原本带有吉祥意味的街名丢到了一边。街道西起襟湖桥北堍,向东顺圩埂打弯,与县城南门外的一座小石桥连接,弯弯的像一把弓。街道长不过300米,宽约3米,青石路面。别看街道不长,店面倒不少。有高家油坊、陆家砻坊、唐家木材行、杨家粮食行、陈家水果行、梯云楼酒店,邢福喜茶馆,以及木匠铺、铁匠铺、银匠铺、竹匠铺、芦席店、纸扎店、裁缝店、豆腐店、烧饼店、剃头店、炮仗店、澡堂、诊所等,三百六十行几乎一行不缺。因为这条街是圩区百姓进城的必经之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生意做得火红兴旺。城內的商家看了眼红,就有人编出一句歇后语来嘲笑叽讽,说是“陆家圩埂上的行——外行”。
傅有贵进街后,踏着光溜溜的石板路,“咚咚咚”一路向前,只几分钟,就到了街道拐弯处一条巷口,进了一家水果行。他是这家水果行的伙计,每天清早从桥头村过来上工,晚上打烊后回家,早出晚归。
水果行的店号叫“陈富源”,是小街上数一数二的大商店,在当地小有名气。三间两层的商住两用房,比周围的商铺高出一码,显得高大敞堂。商舍底层的前堂是营业厅,右边设账房和会客室,左边设货仓。营业厅连着天井,采光通风都很好。穿过天井,迎面是一扇木结构中堂屏风,类似戏台上的天壁,两边有门通向后堂。屏风正中挂着一幅福禄寿三星画像,两旁配挂装裱精致的大红对联,古朴典雅。后堂是待客居家之所,安排了客厅,书房,卧室。后墙架设一张木质楼梯,可登上二层走马楼。楼上很宽敞,是女儿们住宿的地方。后堂西墙有腰门通向侧屋,里面安排厨房、餐厅,宽敞亮堂。厨房的后门紧靠小河边,有石板礓礤埠上下,挑水、洗东西都很方便。小河是一条护城河,河面不宽,大约在10米左右。站在后门口能跟对岸的熟人打招呼,县城后街有什么动静,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小河的南面与官溪河相连,船只经官溪河向西可通达长江,向东经东坝可到苏、锡、常一带,水路交通比较方便。夏秋丰水期,货船可直接从官溪河进港,停靠到后门口,装卸货物十分方便。
水果行的老板姓陈名书源,50岁开外,中等身材,瘦瘦的面颊,两眼炯炯有神,是个精明强干的生意人。他老家在永丰圩内的东埂村,在兄弟四人中排行老二,村上人都喊他小哥。幼年读过几年私塾,十八九岁就离家到县城做生意。凭着勤快、守信,从街头摆摊一步步发展到买房开店,生意越做越大。当年在褒贬街摆摊卖水果时,曾经三次遭遇火灾,好不容易挣来的钱财一烧精光。妻子徐氏陪着他暗暗流泪,自叹运道不济。为了生存,他们一次次打起精神,继续上街摆摊卖水果。夫妻俩靠辛苦经营,省吃俭用,积攒下一笔钱财,先在鲜魚巷口的小河沿买房开店,几年后又到陆家圩埂开水果行。水果行主要做批发生意,兼带少量零售。本地虽有丘陵山岗,却没有像样的果园,果品大都要从外地购进。如江西的甘蔗,浙江的蜜桔,皖南山区的梨,枣、干果等。店里常年派人外出采购,或信件联系外地果农、果商,由他们送货上门。生意做得大,人手少了不行,家中雇上了三四个伙计,请了厨师。陈老板育有一子三女,儿子陈启昌是老大。陈启昌乳名多生,在县立高等小学毕业后,因为父亲身边缺少帮手,便弃学从商,留在家中学做生意。多生本份、 勤快,又有文化,两三年后便独当一面,承担起对外联系客户和外出采购的任务,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二十岁这年,他和本地一位粮商的女儿吴彩凤结为连理, 风风光光办了喜事。彩凤端庄大方,容貌清秀,眉宇间透露出女子少有的沉稳与刚毅。她幼年丧母,后娘待她很恶。脏累的家务活都交给她做,稍不顺心就拿她出气,不是打就是骂。家务的劳累,后娘的虐待,磨练出她倔强的性格和勤劳敏捷的手脚。十八岁嫁到陈家后,丈夫体贴,公婆疼爱,姑嫂相处融洽,使她倍感温暖和幸福。婚后接连生下一儿一女,却都因疫病流行而夭折。这使夫妻俩悲痛不已,每每想起就伤心落泪。多生特别会疼爱孩子,冬天怕冻着,夏天怕热着,一有伤风咳嗽就耽心这样耽心那样, 背上沉重的思想包袱。而命运又偏偏捉弄他们,一儿一女夭折后,丧子之痛又一次降临。第三胎生下儿子, 一家人欢天喜地, 给他取名观音保。观音保一天天长大,三岁时就能背古诗唱儿歌, 人见人爱。这一年,麻疹流行, 孩子不幸染病。疹子没有出透又并发肺炎, 病情急剧恶化, 几天工夫祝夺去了观音保幼小的生命。儿子活泼可爱的身影和病危时痛苦的模样,老在多生脑子里盘旋,夜里常被恶梦京醒,甚至彻夜不眠。严重的神经衰弱使他心慌气短,精神恍惚,身体越来越虚弱。妻子再次怀上孩子后,他有了新的希望,情绪开始好转。十月临盆, 生下的不是儿子而是女儿。他怕妻子心里有负坦,半开玩笑地安慰她说:生女儿也好,女儿是牛桩子,会帮我们牵条牛来。妻子知道他很想要个儿子,就顺着他的话,凑近他低声说:你这个比方打得好。我是间花生,先生男后生女,说不定下一胎就给你生个白白胖胖的伢伲。多生动情地拉住妻子的手吻了吻,笑嘻嘻看着她说:彩风,辛苦你了。 说完, 俯身细细端详睡在妻子身旁的女儿, 用手指点了点女儿的鼻孑, 开心地说: 你这个牛桩子! 女儿出生在农历七月。七月里, 天上的云彩变幻多姿, 看什么像什么, 民间有七月里看巧云 之说。多生想到这, 对妻子说: 女儿生在看巧云的季节, 就给她取名巧巧吧。 彩风点点头说, 这名字好!
两年后,彩凤又怀上了孩子。多生的心中升起了新的希望之光。他時時刻刻关心着妻子健康,不许她干重活,她想吃什么就去街上买什么。妹妹们在一旁看了十分羨慕,都夸嫂子福气好,嫁了个会疼人的丈夫。
北伐战争打响后,李富春、肖劲光、李六如等GCD人, 率部到达高淳。他们在群众中宣传反帝反封建, 传播革命思想, 使长期生活在封闭环境的高淳百姓眼界大开, 思想观念发生变化。工商界新派人士,从外地引进了一批机噐投入生产,劳动生产率显着提高,市场逐渐活跃起来,水果銷售也明显好转。店里生意忙起来,多生不顾自己身体虚弱,总是跑上跑下忙个不停, 常常累得气喘吁吁。这年夏季,水果收成不好,许多外地客商不能履约,货源成孒问题。多生不顾家人劝阻,冒着酷暑亲自外出釆购果品。一路奔波,途中染上了病毒性痢疾。甴于治疗不及时,病情加重,回家后就卧床不起。虽经多方医治还是无力回天, 正当壮年的多生, 丢下父母妻儿 撒手人寰。多生的去世,犹如晴天霹雳,让正处在生意兴盛,家道蒸蒸日上的陈家,一下子坠入万丈深渊。彩凤悲痛欲绝,哭哑了磉子, 哭干了眼泪。亲友们怕她伤心过度引起小产,派人轮流守护。徐氏本来身体就弱,经不起老来丧子的巨大打击,躺倒床上Z0多天。陈老板强忍悲痛,在办完儿子的丧事后,勉强打起精神开门营业。没过多久,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侵略军长驱直入,一路烧杀掳掠, 由北向南进犯。时局动荡,人心惶惶,想从外地进货十分困难,水果生意一落千丈。眼看门面撑不下去,只好辞了厨师、女佣和几名伙计,只留下刚满师的学徒傅有贵,在身边帮忙。傅有贵是陈老板的远房亲戚,小时候上过几年学,做事勤快,脑子灵活,进店两三年就学会了一笔写算,懂得不少生意场上应酬的秘诀。留下他,一老一少勉强支撑着小本经营。
这天早上,傅有贵进店后,正要开门营业,老板从后堂出来交代他:“有贵啊,先不要急着开门,吃过早饭跟我到保婴局,把几件棉衣和一袋大米送到动委会去。昨日,动委会又来通知, 要各商家捐粮捐衣,救济从上海过来的难民,再不送去就要耽搁大家的事了。
动委会是高淳县民众抗日救亡动员委员会的简称,机构就设在小河对岸的保婴局。淞沪战役打响后,上海等地的百姓从家乡逃出来,陆续跑到高淳一带避难。日军灭绝人性的暴行,激起高淳人民同仇敌忾,学生、工人纷纷上街游行示威,抵制日货, 声援前线的抗日将士。一批爱国乡绅和热血青年,主动发起成立抗日救亡动员委员会,宣传抗日救亡,动员民众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支援前线抗战。还培训了一批医务人员,及时救治从前方下来的伤病员。逃到高淳的难民,缺钱缺粮, 缺少过冬的棉衣棉被,动委会便在全县发起募捐活动,劝募钱、粮、寒衣,救济贫苦难民。还设立收容所, 为滞留高淳的难民提供食宿和过冬的棉衣棉被, 不让他们露宿街头。自从日军攻打上海以来,全县的抗日救亡工作开展得轰轰烈烈, 群众已经发动起来。
陈老板叫傅有贵拿来一只竹筐,亲手把一床棉絮和几件棉衣捺进筐中,又指了指放在货架旁边的麻袋,叮嘱傅有贵把麻袋里的大米也带上。老人坐到一边,叹了口气,嘴里喃喃自语:“再来来天气就要变冷了,这么多难民拖家带口的,冬天怎么熬得过呵!”
“姨爹,这几天街上又来了不少跑反的难民,听口音大多数是下江人,看样子无锡、常州也保不住了。你说,日本鬼子会打到我们高淳来吗?” 傅有贵 见老人家低头不语,接着又说:“轮船码头挤满了人。有钱的难民都抢着搭船上芜湖,从芜湖顺江去武汉、重庆,到后方避难。姨爹,我们也要有个准备啊。”老板听了点点头,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是要有个打算。”
高淳是一个僻处江苏西南边陲,面积约800平方公里,人口只有25万的小县。东界溧阳、郎溪,北与溧水、南京相连,西南部为丹阳、固城、石臼三湖环绕,与安徽省的当涂、宣城两县隔水相望。水路西通长江, 东可达太湖, 还比较方便。 陆路交通被东北部低山阻隔,一直比较闭塞。直到ZO世纪3o年代初,才有一条沙石公路通到双牌石,与京[南京]建[建平, 今郎溪]国道连接。因为地方偏僻,抗日战争爆发后,当地人存在侥幸心理,以为日军夺的是大城市,不会到高淳这样的小地方来。可战争形势出乎意料。日军来势凶猛,小地方也不可能幸免于难。陈老板经傅有贵一提醒,脑子里开始盘算起日军来了怎么办。儿子没了,媳妇将要临盆,一家老的老,小的小,到时候往哪儿去好。前几天,堂弟老伢伲来看他,谈到日本兵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劝他早些把老小送到老家避一避,他还没在意。现在想起来, 先去老家东埂村住一段时间, 避避风头,倒是个稳妥的办法。老伢伲是陈老板叔父的儿子, 谱名陈书涟, 因为在兄弟几个中年龄最小, 家里人都喊他老伢伲。他老实本分, 做事细心勤快, 农闲时陈老板常叫他到水果行帮忙 。多生和他的几个妹妹, 都亲热地喊他老叔, 关系相处得亲如家人。到东埂村避难, 有本家兄弟照应, 事情好办得多。想到这些, 陈老板心定下来, 起身去后堂吃饭。
吃过早饭,傅有贵挑起棉絮棉衣和大米,出门向右直奔小石桥。陈老板换了身半新的蓝色竹布长衫,紧跟着出了门。大约走出去5o多米,就到了小石桥。小桥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成了当地的菜场。每天早上和傍晚,附近的农民和早年从泰州、扬州过来的渔民,会挑着蔬菜、鱼虾到这里出售。菜摊从桥上摆到桥的两头,中间只留一条狭窄的通道。早饭前后是菜摊生意最火的时候,桥上桥下挤满了人,真可说是推背走路。傅有贵挑着担子走走停停,费了好大的工夫才挤过了小桥。
离桥不远,迎面是一座城门,门头上写着“襟湖门”三个绿褐色大字。城门两旁没有城墙, 而是居民的住宅。高淳县城历来只有城门没有城墙,因为缺少经费, 建不起城墙。城门还是在建县35年后,到明代嘉靖五年,因县衙金库被盗才下大气力建起來。城门都选在水陆交通要隘处搭建, 一共有七座。东宾阳、西留晖、南迎薰、北拱极、东北通贤、东南望洋、西南襟湖, 名字取得很雅。从东门到西门是一条8o0多米的主街道,原名正仪街, 辛亥革命胜利后改名中山大街,文革 中一度叫东方红大街,后来还是恢复了中山大街。主街道就这一条, 其余都是小街小巷。
傅有贵和陈老板下桥后,沿小河向东走了不到1oo米,就到了保嘤局。保婴局是当地的一个慈善机构,清代初年由地方士绅发起建立。那时,高淳灾荒连年,百姓生活贫困,生下女孩不是丢进马桶溺死,就是扔到路边让好心人抱养。如果没人抱养,往往冻死饿死,弃尸路旁。清康熙初年,知县刘泽嗣召集地方土绅商议,自己带头捐出一年的俸禄,发起成立收养弃婴的机构。先在通贤街建育婴堂,后来迁到城南后街改名保婴局。动委会成立后,暂时借这里办公。
傅有贵挑着担子跨进保婴局大门,迎面走来一位中等身材,生得眉清目秀的年轻人,热情地跟他打招呼。见到陈老板,连忙上前喊:“小娘舅,你来捐寒衣啦!”“噢,是俊才啊,你在这里负责募捐呀?好啊。”俊才姓杨,是西街顺泰磨坊的小老板,陈老板二妹的长子。为人精明能干,一向热心地方公益事业。动委会成立后,担任劝募组组长。他让陈老板在厅堂坐下歇息,自己领着傅有贵去后院办理交接手续。陈老板刚在厅堂坐定,就见一位身材魁梧,头戴黑呢礼帽,穿一身藏青色中山装的绅士从大门外进来。此人姓孔名庆如,字玉章,正是刚刚被推举出来的动委会主任。孔庆如是晚清秀才,早年追随孙中山先生革命,是北伐军中的英雄连长。南京光复后,进入警校深造,毕业后分在江苏省民政厅供职。在处理上海静安寺地产案中,拒收和尚贿赂,秉公断案,一时传为佳话。调回家乡后,先后担任县警察署署长、商会会长等职。筑高宣圩时,他亲自带领警员驻守工地维护治安,一待就是几个月。高宣圩筑成后,论功行赏,农垦公司给他送来一张200亩地的名誉股票,他断然拒绝。严肃地对来人说:“保境安民是警察的职责,不用行赏!”又说,孙中山先生说耕者有其田,我一介武夫,不会种田,要田何用?硬是把200亩地的股票退回。正因为孔庆如为人正直,为官清廉,所以受到群众尊敬,在当地享有很高的威望。他只生了一个女儿,一直把侄儿孔凡东留在身边抚养,视为己出。孔凡东娶陈老板的大女儿陈淑贞为妻,孔庆如和陈老板便有了一层亲戚关系。 陈老板见孔庆如进门,连忙站起来打招呼。“玉章兄,你早啊!”“哦,是书源哥啊,你来……”“我是来捐寒衣的。”“好啊好啊,你到办公室来坐坐。”“不啦,你忙吧,等有贵把交接手续办好后我们就回去了。”好吧,你且在这里坐一坐。孔庆如进办公室不久,后面又陆续来了几位动委会的负责人。陈老板的本家,县立师范学校校长陈绍愚也来了。他是动委会副主任,负责难民收容所的工作。很快,办公室里就传出议论声,一个个话语激烈,听得出情绪都很激动。因为说话声比较高,陈老板在外面也能断断续续听到一些。他们有的说,日军来势凶猛,上海失守后,沪宁沿线的城市已相继沦陷,日军进攻的矛头正集中指向首都南京。高淳地处南京市郊,又有京建国道穿过漆桥、东坝,说不定哪天会遭到敌军践踏,要立即动员民众及早做好疏散的准备。难民收容所设在县城也不安全,要尽快向花山一带搬迁。也有人说,最近从前方下来的伤兵越来越多,救护组要增加人手,紧缺药品要抓紧派人外出采购……陈老板听了这些议论,确信眼下的形势已十分糟糕,不由得为一家老小的安全焦虑起来。自己已经上年纪,又患上疝气,能说不能行,日军来了怎么办?正寻思着,傅有贵从后院出来,递给他一张封面印有“抗日救国人人有责”八个红字的《捐助证书》。他接过证书粗略看了看,回头对过来送他们的杨俊才打个招呼,就带着傅有贵离开了保婴局。
陈老板一路低头不语,在快到小石桥时对傅有贵说;“你先回去,我弯一下顺泰磨坊。”顺泰磨坊是县城有名的商号,原先只是个小作坊。小老板杨忠发接手后,从外地买来磨粉机、轧面机,开起了酱磨坊,既卖面又卖酱,规模渐渐扩大。磨坊前门临街,后院通向小河沿,泾商居家, 进出很方便。从小石桥沿襟湖门向西走四五分钟就到了磨坊的后院。磨坊老板娘见哥哥上门造访,马上忙着泡茶招待。
“小哥,你今朝哪有空来啦?”
“我到保婴局捐寒衣,顺便弯进来看看你们。”陈老板双手接过妹妹递来的香茶,轻轻放到茶几上。待妹妹坐下后,接着说:“我在保婴局听到,日本鬼子就要攻打南京,高淳也不太平。动委会正要劝说各家各户做疏散的准备,你们可有什么打算?”
“没听讲有什么打算。”
陈老板端起茶杯呷了口茶,又轻轻地将茶杯放下。“前两天东埂老伢伲来了,讲到日本兵到处烧杀抢掠,劝我们到时候回老家躲躲。”见妹妹皱着眉头不言语,接着又说,“东埂村在圩宕里,碰到风吹草动能跑得开。要么,到时候你们也到东埂避一避。”
“这事我来跟忠发商量商量。噢,彩凤快要生了吧?这美头真命苦,小时候丧母,中年丧夫,马上要生孩子又碰到兵荒马乱。有什么情况,先要把她和小人家送到乡下去,月子里不能受惊吓。”
兄妹俩正谈论着,傅有贵急匆匆赶来,对陈老板说:“姨爹,表嫂快要生了,姨娘叫你马上回去。”陈老板一听媳妇就要生养,马上站起来,跟妹妹打声招呼就离开了杨家。妇女生孩子是件要紧的事,牵动全家人的心。一路上,陈老板担心媳妇能不能快生快养,生男还是生女,怀着七上八下的心情,大步流星地向家中走去。到了门口,正要跨门槛,忽然看见门边掉了一本书,就顺手捡起来扔到账桌上。进了后堂,听到产房里有几个女人在低声说话,一切都很平静,这才放了心。他像往常一样,走进卧室脱去长衫,换上一件蓝土布短褂准备干活。这时,产房里传来“呱--呱--”一阵婴儿的哭声,彩凤生了!陈老板见妻子从产房出来,急切地问:“多生他娘,生的是伢伲还是美头啊?”
“生了个伢伲,有6斤多重。”徐氏挪着一双小脚,一瘸一拐的向厨房走去,满脸笑容。
“好哇,好哇!”陈老板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嘴里喃喃地念着:“陈家有后了,陈家有后了。”
他走进账房,从桌上拿起一只擦得晶光发亮的水烟袋,坐下来准备抽口舒心烟。桌上那本刚捡起来的书让他眼前一亮,随即放下烟袋,拿起书来细看。这是一本封面印着麒麟画像的绒装小说,内容写的是汉光武帝刘秀登基的故事。书不是自家的,一定是哪个丢在这里的。老人家一阵欣喜:孩子还没出生,就无意中捡到这本书,莫非是上天念我们陈家世代积德行善,派麒麟送子来了!自古民间一直流传着麒麟送子的故事,陈老板看到书上的麒麟,就很自然地把孙子的出生,与麒麟送子的故事联系到一起。他拿起书去给妻子看,妻子看了也认为是好兆头。夫妻俩联系书中的内容,就给孙子取名叫“秀麟”。希望孙子日后能有出息, 再度振兴陈家的家业。
傅有贵从小桥头买回一篮子菜放到厨房,听说表嫂生了个男孩,连忙跑去向姨爹姨娘道喜。陈老板吩咐他马上去蛋行买200个鸡蛋,染成红色,准备给亲戚送“喜子”。按当地习俗,小孩出生后要给亲戚家送红蛋报喜。以外公、娘舅为尊,需要送“四七”(28个红蛋),宗亲叔伯及姑姨表亲送“三七”(21个红蛋),小一辈的送“二七”或“一七”。喜蛋送到,亲戚就要忙着准备礼物,给新生儿贺洗礼。也就是要在婴儿第一次洗澡这天,带上礼物礼金登门贺喜。
秀麟的外公吴昌福,发妻和继室相继亡故,孤身一人在远离县城的东坝谋生。去他那里送“喜子”,来去很不方便。陈老板打算到船码头找一位去东坝的熟人代劳。家住县城的亲戚好办,自己可以去送。乡下的几家要跑不少路,就交给傅有贵送去。笰二天,傅有贵拎起喜蛋刚要出门,想起了一件事,问老板:“哪天给秀麟洗澡?是洗三朝还是洗十二朝?”老板考虑了一下,说:“洗三朝来不及,洗十二朝吧。”洗十二朝,就是在婴儿出生后第十二天洗澡。送喜蛋的人要把这个日子告诉亲戚,以便到时候登门祝贺。
秀麟洗十二朝这天,东埂老叔一早就带着妻子江氏和儿子舍根赶来了,还随身带来一篮子新鲜蔬菜和一把干艾叶。徐氏迎上前说:你们来得好。江家佬,你跟我来! 说着把江氏领到房里,指着桌上堆放的衣服鞋帽对她说:“这是伢伲的家公前日叫他妹子送来的,小人全身的穿戴都在这里。等下子接生婆来了,你一样样查点给她。”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首饰盒,交给江氏几件金银玉器,对她说:“到时候你经手烧一盆艾水,把这几件首饰放进澡盆沾沾水,讨个‘金玉满堂’的好兆。” 徐氏把洗澡的事交代完,又赶去厨房查点烧菜办酒席的事。
赶来贺喜的亲友陆续登门,家里一下子热闹起来。秀麟的外公特意从东坝赶来参加外孙的洗礼,跟他一道来的还有他的妹妹吴菊芬。兄妹俩进门后,先去吴彩凤的房间,看看女儿和外孙。彩凤半躺在床上,身边睡着刚出生的儿子。见到老父和姑妈,心中一阵凄楚,禁不住流下了眼泪。吴菊芬知道侄女心苦,连忙坐到床边安慰她:“美头,快点不要哭,月子里会哭坏眼睛。你给陈家留下了一条根,应该高兴才是。”彩凤接过姑妈递来的手帕,轻轻地在眼眶上按了按,又将手帕塞给姑妈。“要是多生在世就好了,他就是想要个伢伲。当初生了巧巧,他佯装开心的样子安慰我,说生个美头是牛桩,会帮我们牵头牛来。他的话果然说中了!”菊芬理解侄女此刻的心情,接过话头说:“这话倒是给他说中了。美头哎,这都是命啊,过去的事就不要多想了,保重身体要紧。”父亲也上前安慰她,要她注意保养,把两个孩子带好。刚问起外孙女巧巧,巧巧从外面跑了进来。巧巧对姑奶奶吴菊芬比较熟悉,一进门就喊“姑家婆!”外公因为不常见面,显得有些生分,经母亲提醒才喊了声“家公”。羞怯怯的上前拉起外公和姑奶奶的手,嗲声嗲气的说:爷爷请你们到客厅喝茶,吃点心。
陆家砻坊的小老板陆自英不请自到。他是多生的同学好友,又是一条街上的邻里,多生在世时经常来往。自英师范毕业后在乡下教书,这几天请假回来处理家事,听说多生的遗腹子“洗十二朝”,就去杂货店买了两条云片糕赶来送礼。进门见到陈老板,连忙拱手道贺,从提包中取出云片糕和礼金请老人家收下。陈老板接过礼品礼金放到堂前香几上, 带着谦意 说;“要你破费,真不好意思!请到客厅喝茶,俊才他们都在那边。”杨俊才与陆自英也是同学,互相熟悉。陆自英进了后堂,没有马上去客厅,而是先去探望彩凤。他没有进房,只站在门口看着她,道声恭喜,嘱她保重身体。正趴在床边看小弟弟的巧巧听到陆自英的说话声,连忙跑过来亲热地叫他“伯伯”。陆自英拉住巧巧的手,笑着夸她乖孩子。杨俊才闻声从餐厅过来,上前跟陆自英打招呼,拉着他一同进了餐厅。
餐厅里已经坐了不少人,陈老板的三个女婿和杨俊才的弟弟杨俊礼都在。三女婿徐志远是县城武庙小学的校长,跟陆自英是同行,见面后马上站起来迎接。“陆老师,来,请这边坐。”陆自英跟在座的人一一打过招呼后,走过去紧靠徐志远坐下。徐志远似乎想起来什么,半开玩笑地问:“陆老师,你那未来的连襟周震宇最近回来啦?”
“是啊,回来五六天了,昨天才和我姨妹子举行了订婚仪式,今天一早就走了。国难当头,年轻人在家里哪呆得住!他在南京中学毕业后,要去西南读大学。”
徐志远与周震宇都是相国圩永成乡的人,对他的情况有些了解。
“他邻村的杨鼎不是劝他到屯溪上青训班吗?杨鼎从中央政治大学毕业后,在青训班当教务主任,去那里不是有个照应吗?”
“他们几个同学对国民ZF消极抗日的态度很反感,说与其受了训不能上前线打鬼子,倒不如去后方读几年大学。”
“这倒也是。大敌当前,国民ZF的官员有几个能站出来尽守土之责?我们高淳那位彭县长,前几天还在动委会成立大会上慷慨陈词,高喊‘抗日救国人人有责’,这才几天,鬼子的影子还没见到,他老兄就把县金库一掳精光,带上钞票逃之夭夭。”
提起这事,在场的人都很气愤,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 这是什么父母官,危险时候丢下百姓不管!”“ 逃就逃吧,还把公家的钱全部带走,太缺德了!”正在上中学的杨俊礼一脸苦笑,带着抬杠的口吻冷冷地说:“这也难怪姓彭的,蒋委员长都丢下国都跑到四川偏安去了,他一个小小的县长,手里没有一兵一卒,留在高淳等死!”“是啊,他是四川人,还不赶紧回老家躲躲。”
大家正在你一句我一句发议论,傅有贵进来对徐志远说:“三姐夫,王长福找你。” 王长福是武庙小学的教员,他来一定是有要紧事找校长商量。徐志远马上起身跟大家打个招呼,随傅有贵出了餐厅。原来这天从无锡过来七八十个青年学生,举着“无锡抗日青年流亡服务团”的旗帜,一路逃难一路宣传抗日到了高淳。打算从高淳乘船去芜湖,当天没走得了,想在武庙小学借宿一晚。徐志远一听满口答应,叫王老师先找工友把教室清理一下,下午再商量接待的事。三姐夫回餐厅把这事一说,大家的情绪又一下子激动起来,都说无锡青年不愿做亡国奴,一路辛苦唤起民众抗日,是好样的。
这时,徐氏满面笑容抱着刚洗过澡的孙子,扭着小脚慢吞吞地从房里出来。众亲友连忙围上去,争着上前细看宝宝的模样。宝宝穿戴整齐,忽闪着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珠,像在打量周围的一切。红扑扑的小脸蛋露出甜甜的笑意,可爱极了。亲友们看了,都夸孩子长得秀气,是个漂亮的小伙子。吴菊芬从袋里掏出一个红包,边塞到孩子怀里边说:“一双钱给伢伲,祝他一百二十岁。”其他亲友也纷纷送上红包,祝愿孩子健健康康,长命百岁。大家问起孩子的名字,奶奶开心地说:“讨麒麟送子的吉兆,叫秀麟。”大家听徐氏把孩子出生那天,陈老板在门前拾到绣像小说的事一说,都觉得是好兆头。
洗十二朝后的第三天早晨,秀麟正在箩窠里睡觉,突然从小河对面传来“嘭”的一声巨响,惊得孩子瞪大眼睛,挤紧拳头,浑身颤抖着“哇哇”直哭。彩凤连忙赶来将儿子抱起,焦急地将孩子贴在怀里, 轻声哄着。没过多久,又从官溪河边传来一声闷雷般的巨响。街上响起杂乱的脚步声,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有人在边跑边喊,“日本鬼子撂炸弹啦!” “新桥被炸塌啰!”。
小河对岸传来呼天叫地的哭喊声,淒厉得让人心惊肉跳。原来保婴局被炸,看门老汉被炸死,隔壁邻居吕老太在院子里晒衣服,也被炸成重伤。幸亏前几天‘动委会’和难民收容所迁到了花山,不然损失更大。
襟湖桥南边的观音阁踏步台阶被炸塌一段,台阶下面的桥栏也被炸掉几块,露出一个豁口。大家都说,好险好险,炸弹要是往里头来一点,大桥就被炸倒了。还有信神的人讲得活灵活现,说多亏观音菩萨显灵,挥起云帚一掸,才把炸弹掸到一边。不然,桥非倒不可。
襟湖桥原是木桥,清代改建成七孔石拱桥,所以当地人又叫它 “ 大桥”、“新桥”。它是县城通向圩区的主要通道,是当地百姓心目中的一座金桥。大桥南边的观音阁,三层塔楼飞檐翘角,里面供奉观音大士和二郎神塑像,老百姓把这看成是保佑一方平安的祥瑞之所。大桥没有被炸倒,是不幸中之大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新高淳 ( 苏ICP备14056486 )

GMT+8, 2020-7-11 01:05 , Processed in 0.125001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新高淳网 V 0.6

© 2013-2014 高淳地方文化研究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本站为网友交流平台,网站中您所看到的所有内容均为用户发表,不能代表 新高淳 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