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高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92|回复: 3

淳溪陶氏宗谱序

[复制链接]

5037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9913
发表于 2020-6-24 10:57: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淳现存最早的一套宗谱一一乾隆年手抄本《淳溪陶氏宗谱》。谱序为宋理宗时进士吏部尚书王岳所作,谱序中见“淳溪”之名。

淳溪陶氏宗谱序
古者宗法与君国之事相须,上则统于君,下则统于宗,立纲陈纪,至匪轻也。㮣宗继立,则相收族之意自行,而孝友睦姻姙恤之行莫不与焉。所以联属其民,人何其忠也,何其原也。迨乎后世宗法废,淳风斲,离亲戚、弃茔墓者往往而是。仕宦而乡之爱有之,避地而乐土之适有之,于是亲疎尊卑之伦五世希不失矣。五世而失,则伦涣法斁、礼坏乐崩,可训致也。此仁人君子之所痛心而族属不可无谱也明矣。虽然,谱之作,明尊卑,辨亲疎,初非矜功名、嗑富贵设也。而后之人纂阀阅,则敬爱其所疎而不知辨,薄穹乏则鄙弃其所亲而不知録,人道亲亲之义杳然无复思绎,其取讥于天下更世也乎。
金陵、姑孰湖阳、淳溪、姑蘓春谷、湖阴陶氏之谱,其宗二十有四泒,分昉别类,秩然不紊,其处心措虑,率多忠厚而耻浮薄,可谓加于人一等矣。兵乱间谱牒散逸,无所于考。姑孰之裔荣大愳隤,其先志远猎旁搜,幸全其旧。绍兴元年,总戎永新之暇,慨然叹曰:江出珉山,其源可滥觞,及流之汇,非方舟不渡。吾陶氏之绵蕃衍盛,非一日矣。乱定而谱修,后之子孙有以知其初之所从出也。是写序。
宋嘉熙三年中秋吉,赐进士第吏部尚书王岳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37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9913
 楼主| 发表于 2020-6-24 11:2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宋代“杨凌传”里,王岳官至尚书,深受皇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37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9913
 楼主| 发表于 2020-6-24 11: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岳的职权除军外、管事较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37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9913
 楼主| 发表于 2020-6-24 11: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本派三十七世祖俊公虽在外地徐州官居廉访使(元代是正三品,北宋时不知),但夫妻双双仍合葬于老家横山脚下小丹阳镇西五里路的蒋塘村(此村现名仍没变,而且人口一门 陶氏占多数),土名叫“桥头”的地方,而且坟向是“乾巽向”(西南)。
  二)三十八世祖旆公为俊公长子,宋南渡,苦于兵火同派的兄弟都避难而去,而孝道忠实淳厚的旆公做为长子仍守在父母的墓地边。
   从谱牒中的只语片言,本人感觉先祖给我们留下的暗示信息:
  一)从俊公夫妻选择的安葬地可以看出“先世邱垄(坟墓)环山(横山)远近。。。” “陶氏先茔自汉至唐凡三百七十七所皆大官勋爵” 并非空穴来风,江东陶氏对老祖发祥圣地的崇敬及叶落归根的情节。(谱记:俟公复居 横山;三十六世祖公官国子监由邠州复居横山也证明了这一点。)
  二)“宋南渡苦兵火”:历史的“南渡”应在1127年,金国女真人举兵南下中原克北宋。而此时的主战场应在开封(中原腹地),与距千里之遥隔淮河、长江的江东感觉无故事,但当我们把眼光收近锁定“建炎三年”时就不难发现故事的原由了。
  三)公元1129:建炎三年秋,南下侵宋的女真兵马,分作东西两路。西边的一路,经由光州(今河南潢川县)、黄州(今湖北黄岗县),渡江后直趋江西。东边的一路,由兀朮直接率领,在渡淮之后,取道于滁州、和州(和县),要在渡江之后经江东而趋浙江(当时南宋朝廷的对策是,只守江而不守淮。)。十一月初,兀术占领长江北岸和县。金军沿长江北岸东进,与李成合攻乌江,离建康(南京,南宋的陪都)不到百里。金人攻下了和县后,企图在采石地方渡江。但太平州(今安徽当涂县,古称姑孰)的守臣郭伟亲率官兵将佐极力捍御,三日之内五战皆捷。金军转往慈湖镇,在那里又被郭伟部队所败,遂即东趋马家渡。听到金军渡江的消息后,杜充派都统制陈淬率岳飞、戚方等将官统兵二万奔赴马家渡,又派王燮的一万三千人策应。陈淬率军力战,飞率右军和金国汉军万夫长对阵,而不战而逃,陈淬战死,诸将皆溃,飞苦战无援,整军退屯建康东北的钟山。杜充又弃建康,逃往真州,不久降金。建康失陷。(次年,四月金兵在俘虏大批南京居民与大量金银财宝后,纵火烧城,全城化为灰烬。)兀术占领建康府后,亲率主力追赶宋高宗。高宗从明州乘船经海上逃到温州避难。金军南侵后,岳飞的军队反而在金军后方,他夜攻溧阳城,转战广德境中,进住宜兴张渚镇,后大战牛首山。。。。。。
   四)从上述地理位置的交待,太平州、溧阳、广德 本是古丹阳郡的核心地,而且小丹阳离牛首山只有三十五公里,同在南京城的西南线上。金人从和县沿江东下,从当涂北上到南京,东进去临安(杭州,当时南宋首都),小丹阳都是必经之路。也就是说南宋与金人的整个沿江战役虽是从九江到镇江(韩世忠),但实地的前沿阵地却在俺老祖宗们繁衍生息的地方。(金人不是东西,老赵家也太无能)
   五)1129(建炎三年五月乙酉)5月27日高宗致建康,致书金人“愿用正朔,比于藩臣”。而在写给粘罕的一封“乞哀书”中:“古之有国家而迫于危亡者,不过守与奔而已。今大国之征小邦,譬孟贲(古代的一个大力士)之搏僬侥(传说中的不满三尺的短小人物)耳。……,偏师一来则束手听命而已,守奚为哉!……建炎二年之间,无虑三徙,今越在荆蛮之域矣。所行益穷,所投日狭,天网恢恢,将安之耶。是以守则无人,以奔则无地,……此所以朝夕(言思)(言思)然惟冀阁下之见哀而赦已也。…… ”
   六)那年那月,连皇帝都服了金人,忙于奔命。何况老百姓?有钱无钱命值钱,有钱的世族逃的更快些。
   七)高宗说:“是以守则无人,以奔则无地”。当时应该是说的大实话,金人不但占据了长江以北,以南的江浙大部分也被侵食了。皇上都无地可逃了,所以感觉当时的族人也无更好的选择地,“同派昆季都各散徙如潜山太湖无为扬州淮安等处”(几乎都是走水路,战争的边缘地,也许还有走的更远的)。有史记载,金人南侵,南京城内杀八万余人,青壮年及官商被抽解北迁十万多人(后期塞外的陶氏出现不知是否于此有关?)。
   八)谱记:此次大散徙“凡十有九支”。也就是整个家族只有十分之一的人留守下来了。想必那年那月的整个“散徙”非陶氏一族,小丹阳一地。岳飞的《满江红。登黄鹤楼有感也证实了这点,“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 “千村寥落”与“十有九支”应该都是当时的真实写照。
   自舍下五世祖仲才公,约公元前一百年从山西徙居丹阳郡,至公元1129年,历经一千二百三十年左右。一千多年丹阳郡陶氏不知繁衍了多少子孙后代,更不知走出了多少英才侯爵。至此,往日的世、望、巨族。终被女真人的铁骑踢散,一去不在存在。
   当年散徙的列祖列宗的子孙,同源同派的弟兄们,今日你们在何方?列祖们临行前,也许不会忘记带上先祖们代代相传的家谱的,有机会别忘了回“家”看看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新高淳 ( 苏ICP备14056486 )

GMT+8, 2020-9-19 14:53 , Processed in 0.109376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新高淳网 V 0.6

© 2013-2014 高淳地方文化研究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本站为网友交流平台,网站中您所看到的所有内容均为用户发表,不能代表 新高淳 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