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高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7073|回复: 1

又到一年腊八时

[复制链接]

445

主题

1234

帖子

799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990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21-1-20 11:0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到一年腊八时
    “一阳初夏中大吕,谷粟为粥和豆煮。应时献佛矢心虔,默祝金光济众普”。每当腊八,总会想起这样的诗句,总会想起前年腊八日回老家的情景。
    那年腊八,匆匆回到老家时,母亲早已从附近的庙宇中舀回了浓浓的腊八粥。母亲说:“菩萨施舍的粥,吃了好,趁热吃,一饱吃下。”我没说话,捧起碗,一口气喝下,糯糯的、甜甜的、香香的,咂吧着嘴,意犹未尽。母亲说:“还有一碗,但不能给你吃。等会儿,你去上坟,送给你爹去吃。”听罢,我愕然自责了。我忙问:“娘,您吃了吗?”母亲淡淡地说:“我怕吃甜,要吃就自己煮一点,我吃还不容易得很。”我的心中有些悸动。老母啊,您偌大的年纪,怎么老想的是您的儿辈。心中暗想,等上完坟,一定让母亲吃了那碗腊八粥。
    带着母亲准备的腊八粥和妻折好的纸锞,带着我从街上买来的红豆包和酒,更带着一家人的满腔虔诚和怀念,我踟蹰前行,缓步来到爸爸的坟前。“凝寒迫清祀,有酒宴嘉平。宿心何所道,藉此慰中情。”腊八节永远是个思亲的节日。时序大寒,隆冬时节,天气又阴晦,不时地还有飘零的细雨。田野中虽油菜碧绿,蚕豆淡黄,野草青葱,但无论如何总勾不起我对春的思绪。有的只是思亲的愁绪和怀旧的忧伤。我将祭品摆放在父亲的墓碑前,尤其将母亲从庙宇里打来的那碗腊八粥恭敬地摆在正中。点燃三支檀香,心中默默念叨:“先父有灵,受粥受醽。先父有知,来格来歆。万种思念,寸断肝肠。呜呼痛哉!伏惟尚飨。”念及处,不仅潸然泪下。先父作古,还有生母。“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我一时顿觉肩上的担子沉重。先父苦难,一生坎坷,一点都没有享到儿孙的福。此种遗憾,永远是我心中的痛,又怎能让它在母亲身上翻版?遐想之中,我又想起了经年之中与母亲过往的点点滴滴。
    母亲一生煮惯了粥,手艺巧,粥煮得好吃。因为粥是旧时农家度日的主食。哪怕再苦,每逢腊八,母亲总要精心挑选从野外采来到各种杂豆,搀上积攒多时的一些糯米,经过充分的熬煮,再加上火候把握得恰到好处,香香、糯糯、甜甜的腊八粥就煮好了。盛在碗里,各种鼓鼓的豆粒,珠圆玉润,在黏糊糊的粥液中莹莹地闪着亮光。光是颜色,就让人欲罢不能。“盈几馨香细细浮,堆盘果蔬纷纷聚”,母亲总要暗地里给我添上一勺白糖,碗里袅袅地舞动着升散开来的热气,弥漫着甜丝丝、香喷喷的味道,不等我入口,就已感觉甜到了心里。在那不断钻进鼻腔的香味的诱惑之下,美美地吃上一口母亲熬制的腊八粥,慢慢地品一品,细细地咂一咂,那感觉,简直就是人间难得的美味!吃着母亲做的腊八粥,心里是暖暖的,再冷的寒冬也不感到冷。那份温情,那份入口难忘的滋味,足以让我念想三生!
    年关将至的整段光景里,一幕一幕的美好,童年的印记里,留存至深,最让我难忘的还是那经年岁月里醇厚香甜的腊八粥。忆及此处,如饮一杯醇醇红醴,醉了我痴痴乡心,也醉了我悠悠乡愁、暖暖乡情……
    拎着从父亲墓碑前撤下来的供品,踟蹰徘徊。不知我多难的先父吃到没有,又不知在家的老母吃了我带回的供品是否可口。但无论怎样,回到家里一定亲手热热,要让母亲吃了那碗腊八粥。
    如今,父亲的骨灰连同祖父母的遗骸一起移放至镇府造的“福泽园”,腊八上坟祭拜的习俗也随之而消失,但在我的思绪中,流年的岁月是重复的节气的链接,悠悠的生活是这节气中浓浓的思念和幸福的守候。不知不觉间,所有的不舍和牵挂,回忆和感动,在这腊八时节思亲的画卷里不息地缓缓流动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14

主题

3254

帖子

1万

积分

惊为人天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569
发表于 2021-1-20 13: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新高淳 ( 苏ICP备14056486 )

GMT+8, 2021-5-9 15:38 , Processed in 0.125000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新高淳网 V 0.6

© 2013-2014 高淳地方文化研究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本站为网友交流平台,网站中您所看到的所有内容均为用户发表,不能代表 新高淳 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