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高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668|回复: 0

环游高淳边界村:显塘村

[复制链接]

5100

主题

1万

帖子

8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0606
发表于 2021-3-10 19:4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探访计划是从定埠开始,围绕着高淳边界逆时针寻访边界村,第一个是定埠的“木鱼村”,百度了一下却百度到宣城的木鱼村去了,就改变计划百度了附近的显塘村,不曾想,现在的显塘村却属于东坝。
车到显塘村前的时候,我才发现多年前这个村我曾经来过,村子没有印象了,但村里宏伟广阔的“南北禅寺”却印象深刻。
村子不大,至多三四十户人家,房屋还算紧凑,多半都半旧不新,整体村貌与淳溪街道这边的村子相比有差距,但村里水泥道路干净整洁。村里最显眼的建筑群落就是坐落在村子东南面的南北禅寺,几乎占据了村子大半的面积。因一时没有找着进去的大门,遂先绕村转了一圈。整个村子如同沉睡了一般,虽然已是下午两三点钟,却看不见一个人影,听不见一句人声,连老人也不见一个!村子里稀稀落落的几株高出老屋屋顶的枯树树头上,鸟儿蹦来跳去鸣叫着,各种叫声此起彼伏,仿佛它们才是这个村子的主人。
村子的村前是马路,通着公交车,村后是一片小松树林,高的松树,苍翠蓊郁,矮的竹子,密密丛丛,林中两树桃花却都在阴凉处热情地开了。林边,圈着一亩大小的一个院子,院子里几座水泥涂面的高坟默立着,与野树纵横的树林形成对比,显出人工的丑陋。等到我再次转到禅寺侧面的时候,才发现边上有个侧门,门前的墙角靠着一个直径几乎达到一米的大磨,这种大磨在高淳农村偶见,是磨坊里砻稻的大工具,并不是小家庭的那种手推小磨,表明过去这个村子,或者附近曾经有个砻坊。
我从侧门里进入南北禅寺,寺庙空旷,观音造像高高耸立在广场上,面向南面,右手下是一个清凌凌的大池塘,围以栏杆,栏杆边一层油菜花正黄艳艳地喷出菜花的香味来。我就着池塘、菜花朝观音造像取景,拍下几张照片,自忖是今天获得的一幅最满意的风景。“显塘村”这个名字是不是由这个大塘而得名,我没有问人,也无人可打听。
其实,多年前我来过南北禅寺,有人告诉我这个村姓吕,是高淳佛教协会会长吕多伢(法号“果海”)的村子,此寺庙最大的功德主大概就是他了。寺庙里除了应有的大雄宝殿等之外,建有吕氏宗祠、慈恩阁、戏楼,以及由“吕”氏而攀附上的吕洞宾以及其他七仙的石刻造像。慈恩阁有七言对联一副:贤父母恩泽宗祠,孝子孙福慧流长。戏楼对联则长达13言:唱显塘吕氏护监秀才为众告官,颂当朝天子赐匾德瑞呈祥谢民。两副对联都不合规矩,意思也似通不通,用高淳话来说:只能讲点性根了。吕氏宗祠上是新贴的红纸对联,已经被风吹破了上联,只留下几个字:佛力永护XXX,下联是:祖宗保佑子孙贤。
传统上,祠堂与佛庙完全不搭家,高淳各姓家谱规定,50岁以下的妇女不得进庙烧香,皈依佛门的家族子弟家谱除名,不得进入祠堂,且家规贬斥子弟信佛为背祖忘宗之忤逆勾当。但明清以来,中国社会开始加快了儒释道合流的倾向,互相包容,互相融合,最后互相进入对方的系统里做起官来,连孔子也被吸收进佛门做起了“儒童菩萨”。祠堂权威的没落,佛教的兴盛也促使祠堂向佛庙让度部分的权利,以求得眼前的实际利益。我们魏氏即在清康熙年将净行寺纳入魏氏祠堂系统,并将七世祖魏良臣的牌位捧进佛庙接受香火。如今,吕氏宗祠被纳入了佛庙中,连娱神为主、娱人为副的戏楼也盖进了寺庙内,而寺庙里僧尼则“五戒”“八戒”大概也不必完全遵守了,否则看戏娱乐这一戒就过不去。
跨进吕氏宗祠,只见前后大门洞开,几张方桌横七竖八放着,到处灰尘落落,门窗的玻璃早就破了,几个水瓶或扔地上,或置桌上,空的。这,就是本该庄严神圣的家族精神殿堂!
高淳近年新建祠堂无数,我也曾经走访过不少,除了个别大村大姓的祠堂略可一观,且有人照料或有少数活动以外,其他均成了灰尘世界、蝙蝠天地,有的门前堆草,屋内存棺,一塌糊涂。问起来村里有无祠堂,村民会顺手一指:“有的。”至于花钱费钞盖这些祠堂有什么用,没人能够说得上几句。我曾经想,当今要不要重建祠堂?祠堂有没有现实的意义了?当然,百度一下“专家”的文章,就祠堂的功用能够说得头头是道,尤其将其在“乡村振兴”中的作用说得比天大,似乎祠堂一见,风气陡转。然而不要忘记了,祠堂、家谱、祖坟是宗法制度下的三大件,而宗法制度在中国已经被连根拔起,完全被摧毁,现代法治意识完全取代了宗法制,那么宗法制下的祠堂、家谱、祖坟的存在还有多少积极的教育意义?作为文化、历史遗存可以保留,作为教育的物质依存则完全失去了意义,至少得旧瓶装新酒才有重建的价值了,而事实上老百姓连这旧瓶也并不真正喜欢了,隔壁的和凤不有将清末的老祠堂拆建成水泥地、铝合金门窗的敞亮、安全的“祠堂”的事情么?老祠堂,至多只是给从过去走过来的人有点怀旧的念想罢了,美其名曰“把根留住”,毁了,我们何必重建呢?
离开南北禅寺的时候,忽然从寺庙里走出一名老年女居士。聊起寺庙的历史,我告诉她以前并没有资料说这里有座“南北禅寺”,居士也说她来之前也不知道此名,不过,以前这里有座“观音殿”,或许后来重建而改名了也未可知。查光绪《高淳县志》,记载说“在县东五十里”有一座“观音庵……咸丰十一年兵毁,光绪元年重建。”不知道此庵是否居士所说的“观音殿”。
问到寺庙的香火,居士说没有什么香火,她在这里只是清修,然后自己说是双塔戴村许家的人,又说自己曾经长期在净行寺里清修一年多,这是一座有历史的古老寺庙,但寺庙目前难以建起来,她认识一个老师,叫“魏云龙”,他偶尔去净行寺,对净行寺的历史知道得比较多。我会心一笑,自报家门。居士遂称赞我起来,说我怎样地为地方文化在辛苦地奔跑。
离开了显塘村,在女居士的指点之下,我就去访问显塘村西面几百米的陈广安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新高淳 ( 苏ICP备14056486 )

GMT+8, 2021-5-9 15:19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新高淳网 V 0.6

© 2013-2014 高淳地方文化研究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本站为网友交流平台,网站中您所看到的所有内容均为用户发表,不能代表 新高淳 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免责声明]